《媚者无疆》

骆雪在流苏帐里呆坐,清楚听到房门之外自己的身价被一次次抬高。

“一千两!”最终一个声音响起,满堂顿时寂静。

老鸨的干笑声随后响起,喜出望外的宣布成交。

骆雪于是清楚知道了自己的价钱。一千两,她的初夜被卖了个这么齐整的价钱。

这个结果她不是不能接受,穷途末路却又标致的女子,多的是她这种结局。

可是门被推开时她发现手心还是握了一把汗,上下唇还是止不住颤抖。

“你叫骆雪是吗?”还不曾看清楚样貌那人已经立在了她跟前,抬起她下巴,眼里似乎有把利尺正把她上下比量。

骆雪回了声我是,同时抬了抬眼,一双眸子漆黑幽深犹如子夜。

那人点点头开口:“果然是值这个价钱,我们四个有阵子没遇到这么好的货色了。”

骆雪一惊,才高声跟着重复了句“四个?”,眼睛已经被那人拿黑色绸缎蒙了个结实。

门外这时涌进来另三个人,一色的身形高大形容俊秀,没半点淫贼相。

骆雪眼前一片漆黑,听到周遭细碎的脚步,不由得将身子往里瑟缩,脸上血色也褪了个干净,尖下巴因此显得益发楚楚可怜。

那四个人还是沉默,其中一个人拿扇子去挑骆雪衣衫,触了触她饱满坚挺的胸部。

“的确是好货色。”那人低声评价,伸出双手一把扯落她上身肚兜,拿扇柄在乳尖上轻轻厮磨:“没曾承过雨露却又这么丰满。”

心底里涌过一丝麻酥的快感,骆雪张了张嘴,又赶紧咬住下唇克制住那声呻吟。

那人低笑了声,弯下腰一口含住她乳尖,先是舌尖不住逗弄,等到骆雪把持不住了却是一口咬下,恶狠狠几乎咬出了血。

骆雪张口惊叫,下面裙摆却被人一把掀开,亵裤被扯落身体里面探进来两根手指。

“又干又紧你难免要受苦。”下面那人摇头,一副怜花惜玉的腔调,却捉住自家涨紫的男根一下挺入,坚挺穿越紧抱的花穴,如利剑前行毫不怜惜。

骆雪倒吸了口气,两样痛楚一起上来扼住了她呼吸,她在眼前的黑暗里沉浮,顿时汗如雨下打湿了胸膛。

这样的她看来的确是象沾露的梨花,纯洁而却罪恶,湿濡濡顿时撩烧起了另外两人的欲望。

“你们最好换个地方也给我个方便。”其中一人发声,嗓音慵懒但语气却是不耐。

骆雪裙下那人嗤笑了声,抱住骆雪坐上一条长凳,要她分开双腿骑坐,而后男根又是毫不怜惜一直穿插到她身体深处。

骆雪艰难呼吸,双手不自觉掐入了跟前这人皮肉,痛极却呼喊不出,以为世上最大的苦楚就不过如此。

凳上鲜血淋漓而落,那是她的处子血,却因为眼前这场景而显得分外狰狞罪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