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媚者无疆》

对于这个结果公子似乎并不意外,沉默着听方歌将酒一饮而尽。

“上好的竹叶青,多谢款待。”喝完后方歌缓缓起身:“请问我可以走了吗?”

公子将大氅裹的更紧,声音依旧冷漠:“我想你应该在这里等死。”

“我不觉得。”方歌摇了摇头:“你若想要我死,有很多种法子。我一死自然就做不成盟主,你又何必这么费尽周折的来赶我下台。”

公子的兴趣似乎来了,双掌交叉握在一起,人微微前倾:“我是为了控制你,让你失势后好投靠我。”

方歌也凑近前来弯腰:“如果我愿意做狗,你握着我杀人的把柄不公开,不是更容易控制我。这么简单的道理,我想公子不会不明白。”

公子闻言沉默,方歌脸上的笑意扩大,将那只黑杯高举,反手倒在了桌上。

矮桌上涌起细小白沫,这一杯竟然才是毒酒。

“多谢公子器重。”将杯搁下后方歌朗声,接着将身立直,竟是负手扬长而去。

红泥小炉里火苗未灭,公子摘下人皮面具,在这微弱火光里露出了笑意。

“你说我为什么放他走?”他头也不回发问。

http://www.luoxia.com/modaozushi/魔道祖师小说

随从连忙回答:“我猜公子是在白杯子里面落了蛊。”

公子但笑不语,将头偏向晚媚。

晚媚躬身,在夜风中凝声答道:“方歌的确是个人物,武林有他做盟主不好对付。可公子也不想他死,怜惜他是个人才。所以才想办法赶他下台,又留下他一条性命。”

“是啊。”公子叹了口气:“他刚才若选了黑杯子,就证明他不过就是条贪生怕死的狗,没有再活着的必要。狗我已经有很多,不缺他这条。”

“我也不会给他下蛊。”他抖了抖衣衫立起身来:“一条蛊虫就能控制人心,只有姹萝这种蠢材才会这么想。我要他方歌来日心甘情愿臣服于我。”

“只是他比我想象中更有头脑,居然能够看穿我不想杀他。”一阵短暂沉默后他又道,眯起了眼,抬手示意回转。

晚媚没再发话,一直跟着他上了马车。

马车一路颠簸,晚媚抵不住困,迷迷糊糊的盹着了。

依稀中听见响动,她睁开双眼,看见公子坐的笔直,正吃力的呼吸。

过一会呼吸平顺了,晚媚忙倒了杯水递上去,他握在手里,还没递到唇边竟然已经开始打盹。

几个颠簸之后他靠住了晚媚,开始在短暂的梦里喃喃自语:“娘,你总得给我时间,我很困,想睡一会。”

回到鬼门之后,晚媚很长时间没再见到公子,时间便如流光飞逝,很快就入了春,晚媚整整十九岁了。

可惜生日这天小三不能替她煮面,人正从姹萝那里出来,提着一篮子鲜红的草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