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媚者无疆》

这一口血吐了刑风却是清醒了,抬头看了眼姹萝,脸色苍白说了句:“重来。”

姹萝定定看他,心间千般滋味涌过,轻轻回了句:“不必了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她又将这句话重复,声音扬高,右手宽袖横扫,一下将刑风击晕。

流光慢慢撑起身子,眼波里有三分酸涩,剩下都是失望。国民老公带回家小说

肆虐的真气顶撞上来,一股咸腥涌上喉头,她咬了咬牙,又将它咽下。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

不需要再多说什么,姹萝在她和刑风之间已经做了选择,也不在乎她走火入魔失去武功,她的确只是道易逝的流光,从没进到过姹萝心底。

抱了最后的希望,她起身捉住了姹萝的衣袖:“或者你可以替我将真气引回正道,我……”

姹萝低头,拿软布替她擦干净身上血渍,语声也是一样的温柔:“我也想的,可惜我内功未必强过你,如果强求的话,反而会让你我两个人都受伤。”

流光的心瞬时凉透,牵起嘴角强笑了一声,将衣衫裹紧,踉跄出了院门。

当晚刑风被留在了姹萝房内,一夜冷汗层出,醒来时双眼深陷,仿似又老了几岁。

姹萝在床头看他,看一会就替他拔一根白头发:“你是越来越老了,老的不像样。我还不知道色戒伤你这么深,昨晚要重来一次,你今天怕就没命睁眼了吧。”

刑风坐起身来苦笑:“你像个妖精似的总二十岁,当然看我越来越老,越来越是瞧不上我。”

姹萝别他一眼,还不曾发话刑风的脸色已经凝重了,沉声道:“你不觉得昨天的事情蹊跷?流光像是在试探你,她也许听到些风声,知道你在选新绝杀。”

姹萝面不改色:“也许是吧。可是这个点子肯定不是她自己想的,她这个人是直肠子,没那么多弯弯绕。”

“可是她习武悟性极高,如果向你挑战的话……”

“挑战就挑战喽。”姹萝笑的轻快,掸了掸肩头灰尘:“也是时候新人换旧人,流光……总归是易逝。”

事情果然是不出所料,到傍晚风竹就来求见姹萝,弯腰禀报:“主子自己在家运功,已经将乱窜的真气收住了,特叫奴才来知会一声,让门主不必担心。”

姹萝抱着她那只黑猫,头也不抬冷笑了声:“流光说是明日挑战我吗?好的,我这就将她的意思上报给公子,要他明日前来公断。”

风竹闻言大惊,后退两步跪在当下:“主子决计没有这个意思,门主千万不能误会。”

“我怕是没有误会。”姹萝轻轻抚着猫背:“她若真是走火入魔,会这么容易控制住?她既然有这么大的胆子,故意用血蛊茬乱真气来试探我,我当然也不会这么傻,还等她康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