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媚者无疆》

小三正在拿那把剑劈柴时晚媚回来了,站在他旁边盯他。

“看来你是什么都知道。”盯了一会她发话:“那个黑屋子里面是谁,他喜欢什么,我们进去要做什么,这些你都知道,既然知道就说来听听吧。”

小三回身,脸色有些肃穆:“我不知道,什么都不知道,你记住这个人的身份在鬼门是禁忌,千万别去打探。”

晚媚愕然,突然间有种感觉,自己以前一直把这个影子看轻了。

小三的脸色这时稍缓,又垂下手:“这么说主子是被选中了吗?”

晚媚点头,下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,就听到院子里有了嘈杂声。将夜小说

她迎出门去,看见院里突然多了四五个人,全都抱了包袱低头走路,一会功夫就都钻进了原先空置的下人房。

同来的晚香一把挽住她手,拖她来到院门,将手一指高处道:“恭喜妹子正式成为地杀,你看,这院子如今就有名字了。”

晚媚抬头,看见院门上已经被人凿了两个漂亮的楷体字,写着媚杀。绝世唐门小说

“妹子往后就是媚杀了。”晚香亲密的拍打她手背:“咱们往后就是平起平坐,可要互相照应。”

晚媚有些明白了,原来下午那间黑屋子里面是在选秀,她被选中后变成了地杀,那么另外那三个女子应该也都是候补了。

于是她露出贝齿笑了,也笑得没心没肺:“说什么呢姐姐,妹子来的晚什么都不懂,以后还要靠姐姐调教。”

成为地杀之后,院里的日子没有多大变化,最大的变化就是多了五个仆人,小三于是清闲了很多。

调教还是要继续,这天小三拿来宣纸笔墨,说是要晚媚学着写字。

外头绿意萌动,晚媚有些春困,不耐的伸着懒腰:“字是不用学了,我爹是个落第秀才,从小就逼我写大字念诗经的。”

晚香这时候恰巧来串门,听了这话莞尔:“这个你就不懂了妹子,咱这里学写字可和别处不同,大大的不同。”

说完她就拍手,她的影子初八应声而出,在她身后缩肩膀垂头。

晚香吩咐他钻下桌子,边吩咐边笑:“我们家初八可是口技惊人,舌头上能开莲花呢。”

一旁小三跟上开口:“那么就请主子写首五言诗,用楷体,我顺便说说红魔伞。”

晚媚有些莫名其妙的落座,拿起毛笔沾墨,很是规矩的写了个“床”字。

桌子下面初八看了眼主人,慢慢前挪,挪到了晚媚裙摆下面。

鬼门的规矩是不穿小裤,所以初八很快找到了目标。

晚媚这时正在写个“前”字,忽然间感觉有个灵巧湿润的舌头滑过她大腿,身子一个颤动就把字写偏了。

晚香吃吃发笑,代她换过一张宣纸,示意她从头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