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媚者无疆》

冬至,离小三周年祭还有四十二天,晚媚团了团身子,觉得冷,将怀里暖炉抱得更紧,直直贴在胸口。

二月踮脚走了进来,手里托着汤盅。

十八天大的乳鸽,配绝顶鲜美的银环小蛇,炖了三个时辰的清汤,滋味却远不如当年那碗阳春面由。

一碗小三用缠着绷带的双手下的,飘着细碎葱花的寿面。

晚媚尝了口,觉得意兴阑珊,翻手就将汤盅朝下,兜底倒了个干净。

滚热的汤水四溅,烫上了二月的脚趾。

二月不后退,这位刑堂的新堂主涵养一流,还在原地垂首,神色如常,道:“公子传话,请门主去一趟。”

晚媚向后斜躺:“你就说我身子懒,懒得吃饭懒得走动,连活都懒得活。”三体小说

“公子说,如果门主不肯去,就让我传话,他是有个要紧的任务,要门主亲自去做。”

晚媚闭上了双眼。

“这个人的资料我已经差人送来。”尉官正年轻小说

晚媚还是闭眼,紧紧搂住暖炉。

二月开始后退:“公子还交代,门主必定不虚此行。”大江大河小说

说完人就不见,屋子里复又一片冷凄。

很长时间后,晚媚终于从榻上起身,伸手打开资料,姿势很是闲散。

——“十四日申时一刻,带红魔伞,杀宁王于王府议事大厅。”

资料的第一页就看得晚媚失笑。

杀人,还要规定时辰地点,指定道具,这任务倒是有些意思。

不知不觉中她的眼亮了,脊背伸展,食指搭上纸张,往后又翻去了一张。

“宁王,名郁宁天。”

看完第二张后晚媚沉吟,伸出手指,指甲鲜红,在那上头爽脆的画了个叉。

宁王府,日渐西斜,照着满地富贵。

殷梓的轿子落在王府门前,等到申时过了半刻,这才将轿帘揭起。

和人相约,他永远迟到半刻。守时,却也要人相待。

管家上来迎他,议事大厅里燃着香炉,宁王坐在主座,朝他微微颔首。

宁王穿便服,殷梓也是,一袭暗紫色长袍,腰带细窄,上面镶着块鲜红欲滴的鸽血石。

紫衫配鸽血,色中大忌,可却无碍他的风流。

暗紫里一滴血红,就正象他的人,深沉里透着那么一点邪恶。

宁王的手举了起来,道:“有劳殷太傅,请坐。”

殷梓将头微低,走到他跟前,提起茶壶将茶杯倒满。

“殷某此来是为谢罪。”弯腰之后他举杯,杯身齐眉:“还望宁王宽宏。”

声音姿态是无比的恭敬,可那杯茶却不再是清碧的雀舌。

他的食指搭在杯沿,没有利器伤害,却突然破了个小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