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媚者无疆》

三天之后,晋城来了个大人物。

裘铁胆,铁胆帮帮主,现任武林盟主,名头那是一个赛一个的响亮。

见到自己的外甥之后,这位盟主立刻使出了自己的招牌发怒动作,两只铁胆敲上桌子,在好好的桌子上头磕出了两个洞。

而他那外甥简雄此刻是痛不欲生,看着自己的胸口,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胸口上面现在是有三朵碗口大小的梅花,他早晨起床的时候就一气吐了三碗血。

晚媚给他种了梅花蛊,说是梅花开到七朵,他早起就要吐七碗血,那就神仙也难救。

裘铁胆上来打量那梅花,手指按了按,眉头蹙成个川字:“那妖女只给你一个人种了吗?她除了要见我,还有没有别的要求?”

“我们四兄弟,已经给她杀掉一个,其余三个她都种了。”那简雄扁扁嘴:“她没有别的要求,只是要和您见面,说是除了我们三个,不许您带别人去。”

裘铁胆闻言将眉头收得更紧,铁胆在手里飞一样的旋转:“我去见她,她就会给解药?”

“是的,时间是明天,约在城郊岳王庙,她说只要见到你人,她立刻给解药。”

“岳王庙……”一旁简府管家闻言沉吟:“那里四周空旷,一个人也藏不住的,裘盟主还真不好布置。”

“那就不布置,我单身赴约,亲自会一会这个妖女好了。”裘铁胆将大手一挥,倒也端得是豪情万丈。侯卫东官场笔记

一旁随从的声音就显得气势不足了:“可是我看她就是有心谋害盟主,盟主还是……”

“正所谓邪不能胜正。”裘铁胆豪气干云地截断他话:“我裘铁胆一生怕过谁来,城郊岳王庙,你们就等着看那妖女血溅庙台吧!”

铜镜跟前,方涵正在拿笔画花钿,画了很久都画不好,最后只好嘟嘴,拿笔草草在额头画了条红痕。

画完之后她又拿起娘亲的敷粉,鼓起腮帮在脸上扑了几下。

这一扑过了头,她好像掉进面缸,变成了个无常鬼。

“小鬼,祝小鬼十三岁生辰快乐。”对着镜子她扮个鬼脸,连吐几下舌头,拿袖子草草将粉抹了下,终于决定出门。

门外骄阳正好,下人见她出门,连忙碎步跟上,忙不迭地替她打伞:“盈盈小姐是去药堂吗?这日头毒,小姐要小心别中暑。”

小姐大名方涵小名盈盈,大名无趣而小名却十分贴切。

“我自己打伞好了,你回去吧。”接过纸伞她盈盈一笑,瓜子脸上两个梨涡:“我要和药堂的姐姐说会话,傍晚肯定回来。”

药堂的生意是一向的冷清,盈盈进门时,那里头是一个客人也没有,只有芳姐正埋头磨药。

盈盈见她磨得专心,于是蹑手蹑脚走过去,在她肩头猛然拍了一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