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媚者无疆》

“公子的命令,是一句话也不要说,直接要了你的命。”擦干净双手之后晚香低身,搭上小三肩膀,手指下探:“但我想听听,我有没有宽恕你的理由。”

小三低头,向后微让:“理由?难道你不怕鬼眼听了去?”

“既然违背主子命令,我自然是有十全的把握,这个不劳你操心。”

小三还是低头,目光并不犀利,却有看穿一切的坦然。

“宽恕我,让晚媚来找我,从此鬼门再没有晚媚这个人。杀掉我,然后设法让晚媚知道,从此晚媚和公子反目。这是你的两个选择,对你都有利。”

“你到底要选哪个?”说完这句之后他抬头,看向晚香:“我能想到的公子自然也想到。相信他和我一样,都在等你的答案。”

京城,皇宫一去十里,无限繁华的一只泥沼。

公子如今就在这里垂首屏息,身份叫做宁王。择天记小说

而他的二弟郁宁远依旧笑得温和,食指叩打桌面,感慨:“大哥痊愈真是太好了,果然皇天有眼。”

公子顿首,样子有些虚弱,抬手掩唇咳嗽了几声,这才答话:“南疆可能真是我的福地,微臣居然能够不死,继续为皇上效命。”

郁宁远的手指停住,开始抚摸额头:“这次大哥来,还是请命清剿武林吗?可是我觉得这件事委实太过耗费心神。”

话里的意思已是推诿,公子不语,不反驳强辩,只是恰到好处流露出一点失望。

“不过我好像答应过,你不再管盐茶道的事,会给你别的机会施展。”到最后郁宁远终于一叹:“既是如此你就去吧,我派殷太傅做你助手。”

“殷太傅日理万机,臣觉得另外一个人选更为适合。”

“谁?”

“前任武林盟主,方歌。”公子答道,提到这个名字时抬头,姿态语气都自信十足。

山脚下一个小村落,屋子背对群山,推窗就能看见云雾里常青的山竹,这如今就是方歌的家。

推门而入时他发现已经桌前已经有人等他,手捧一杯热茶,等得很耐心。

“自我介绍,在下郁宁天,抚顺府宁王。”等到他之后公子发话,将手一抬:“不介意的话方大侠请坐,咱们共饮一杯。”

方歌神色平淡,看他看了有一会之后落座,捧杯吹了口气:“记得有个人也曾请过我,喝的是酒。这人带着面具,评价我是个不黑不白灰色的人物。”

“这个评价很准确。”公子道,面色依旧冷寂:“撇开恩怨,他其实也算你半个知己。”

方歌笑,对知己这两字不置可否,只是捧茶暖手。

“虚套不必,王爷只需说明来意。”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发话,目光投向窗外竹林。

“群山环抱竹林安谧,住在这里,你难道就真的得到宁静?”公子突然反问了句:“我相信方大侠不会这么愚蠢,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,所以有自信,今天你绝对会跟我走一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