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媚者无疆》

刑堂里的这一夜,刑风知道,是自己的最后一夜。

晚媚已经离开,四壁空空的刑房,又只剩下他和小三相对。

半个时辰敲碎一根骨头,现在时辰已到,他知道自己还有工作没有完成。

锤子在他手间,很小巧,却很沉,完全是黄金打造。

隔了这么多年,他仍记得很清楚,最早姹萝很爱使这把黄金锤,用它将核桃一颗颗敲碎,攒许多核桃仁,攒到满把的时候才开始吃。

“你有没有使过这种小锤?”落锤之前他突然问了句:“敲没敲过核桃?”

小三的神智这时已经不大清明,看他时有点迷蒙,摇头:“我没使过,晚媚不爱吃核桃。”

“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刑风缓声,将锤扬起,也不管小三是不是能听清,自顾自地开场:“这个故事,就和这把黄金锤有关。”

十六年前。

姹萝十九岁,就和今日的晚媚一样,一样的年岁,一样的住在绝杀院。

鬼门的主人那时还是蓝禾,不过不常露面,一切事务都由门主月如打理。

月如那时二十二,人长得单薄,地位也不稳固,在门主位子上坐得很是飘摇。

刑风记得很清楚,自己被单独唤去那天是八月十九,秋高气爽,门主的院子里落了一地桂花。

那时候月如正在吃桂花酒酿,见到他的时候抿嘴一笑:“你来了,今年的桂花酿很好,要不要也尝尝?”

刑风欠身,不回答,安静等她吃完。

“怎么办好呢。”吃完之后月如叹气,语气表情都是一派迷蒙:“流光说你和主子有私情。我刚找你主子来问过,你主子态度强硬,说我故意刁难排挤她,还要到蓝主子哪里评理。”

“她现在势头正劲,如果到听竹院告状,我还真怕给她告倒。”

见刑风沉默她又加了句,大眼睛无辜地睁圆,好像真是一个胆怯的少女。

刑风慢慢抬头,性子还是一贯温和,回话:“我主子脾性暴燥,门主大量,不要和她一般计较。”

“我哪里敢和她计较,她姿色极好天赋极佳,迟早有一日我是要败在她手上。”

刑风于是只好跪低:“还请门主大量,相信我主子忠心,也相信我和主子只是主仆。”

跪了许久月如还是不说话,开始吃碟子里的桂花糕。

“如果门主不信,可以将刑风调了,去哪里由得门主安排。”

月如无话。

“最近进了许多新影子,刑风可以去做教头。”

月如一笑,拍拍嘴角的桂花糕屑,又拿起粒蜜枣,继续无语。

“依门主的意思应该如何呢?”最终刑风抬头,眼眸黯淡,里面有对宿命的屈从。

“我这里有种新蛊……”月如搁下了手里零嘴,迟疑一会,单手按上心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