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媚者无疆》

晚媚行至门外,抬头望去,院墙高大,却遮不住高擎的秋千架。

这不经意的一瞥,触动无穷心事。

院墙内,小三坐在轮椅上,手抚琴尾,怔怔的望着同一架秋千。南方有乔木小说

高墙内外,时光一时凝滞。

仲夏,夜色已浓,湿热的空气中夹杂着荼蘼慵懒的芬芳。纳尼亚传奇小说

夜风拂过耳畔,似她低声的呢喃:“他说他不会负我,你相信他吗?如果相信就不要飞走。”碎发撩过脸庞,似她柔弱无骨的红酥手。就连夜气的芬芳都好像她醉人的体香。

小三失神,前尘往事毫无征兆的泛滥开来。

这厢,晚媚收敛心绪,准备尽力完成她的最后一桩任务。最后一桩,公子已经答应她,这件任务完成之后,便许她自由。

自由,小三拼掉生命为她换来的自由,她岂敢辜负?

静心提气,晚媚轻盈跃上墙头。透过繁茂交叠的枝叶,她看到秋千架下端坐着一个人,脊背挺直,一身白衫在月华下更显皎洁无暇。那人的背影,像极了她的小三,早已挫骨扬灰的小三。

晚媚欲哭无泪。公子果然知她甚深,竟派给她如此棘手的任务。

深吸一口气,她探手从腰间取下神隐,暗暗对准了那人脊背。

那厢,小三亦收敛心绪,却对身后发生的一切毫无察觉。

他轻叹一声,放手拨弦。

琴声从指尖缓缓流出,柔和静谧,却声声敲打在晚媚痛处。已然甩出的神隐被骤然抽回,疾风带动枝叶一阵低声呜咽。

晚媚心惊,不料此人竟是如此深藏不露,就连琴声都是摄人心魄的利器。

琴声缠绵,撩拨着晚媚更加缠绵的心事。一时分神,脚底一滑,她竟从高墙上跌落下来。好在眼疾手快,她一把攀住秋千绳缆。只是声响之大,令她无所遁形。

然而抚琴之人并未抬头,似乎早有防备。

晚媚更是警惕。于是打起十二分精神,一抛绳缆,盈盈落地。

对方依旧兀自弹琴,头也不抬,淡淡开口道:“今天生意不好么,回来这么早?”

这把魂牵梦萦的声音将晚媚钉在原处,手中蠢蠢欲动的神隐也顿时僵住。

她中了幻术一般,鬼使神差的脱口道:“小三……”

琴声骤然一涩,再没了余音。

小三缓缓转过头来,却见晚媚已是泪流满面,娇艳如同月下一枝带雨梨花。

晚媚丢了神隐,大步跨上前来。

这是她的小三,他脸上那道灰白色的伤疤正是她当年的杰作。

小三却郁郁的别过头去。

近乡情怯。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两人重逢的场面,如今事到临头,却发现自己没了勇气。心头百感交集,手上一松,那把桐木古琴滑落在地,铮铮作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