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你是医生?

你快给我爷爷看看。”

纪梵希女孩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把叶飞拉下来:“救好了爷爷,我给你一百万。”

叶飞近距离审视老人。

只是一会儿工夫,老人就眼睛渗血,咽喉红肿,嘴角开裂。

叶飞没有废话,伸手握住老人的手腕。

生死玉一转。

状态:毒素扩散,五脏六腑衰竭……老人情况瞬间了然于胸。

叶飞虽然已有两片白芒,足够瞬间救醒老人,但他舍不得用,而且他想用医术救人多积攒几片白芒。

他手里摸出随身带的针盒,取出三枚银针,飞快消毒过后,便是对着晕倒老人身上扎了过去。

《太极神针》,第六式,四象化毒。

他手法不算熟练,但行针却不算慢,手腕翻转之间,银针嗖嗖嗖先后落了下去。

小海、曲泽、尺泽三位瞬间一震。

三针锁毒。

老人闷哼一声,满脸痛苦停滞。

眼血和红肿随之消散。

叶飞没有停歇,捏起了第四、五、六针。

这时,人群又一阵喧杂,恰好路过的韩父韩母,挤入进来探个究竟。

韩父看到叶飞在救人,下意识喊出一句:“咦,窝囊废会医术?”

韩母今晚被叶飞严重打击,一家人被叶飞把脸都打肿了,所以心里对叶飞充满了恨意。

于是尖酸刻薄冷笑一声:“他会医术,猪都会上树。”

“肯定是出风头,小子,小心啊,别把人医死了,要坐牢的。”

叶飞没有搭理韩氏夫妇,心平气和又落下了三针。

曲池、合谷、内庭颤动。

三针聚毒。

老人全身蔓延的毒素如潮水汇聚腹部。

听到韩父韩母一番话,纪梵希女孩一愣,下意识向叶飞问道:“你不是大夫?”

“他是大夫?

那我就是华佗了!”

没等叶飞出声回应,韩母露出轻蔑神情,看着叶飞哼出一声:“他叫叶飞,唐家上门女婿,没工作,吃软饭,你觉得哪个医院会收他?”

她挑拨离间:“你这样让他折腾,小心你爷爷没病变丧命……”挤入进来的唐若雪皱眉:“阿姨,积点口德。”

虽然唐若雪也觉得叶飞医术不靠谱,可看到他那么义无反顾救人,还是暂时按捺住埋怨念头。

“我是为他好。”

“提醒他不要以为认识几个人,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,什么都会了。”

韩母盯着叶飞阴阳怪气:“闹出人命,神仙都保不住他。”

“什么?

你不是医生?”

纪梵希闻言脸色巨变,一把拉开叶飞喝道:“不是医生你乱动我爷爷干吗?”

同一个时刻,老人身体剧烈抽搐起来,咳嗽不已,胸口猛烈起伏。

韩母高兴喊起来:“要死了,要死了……”“给我闭嘴!爷爷,你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