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十五分钟后,唐若雪留在百花银行办贷款手续。

叶飞则被钱胜火请入贵宾室,钱夫人沈嫣早已经在那里等候。

一袭长裙的女人儒雅美丽,看到叶飞出现马上迎接:“叶神医好。”

叶飞向她点点头:“钱夫人好。”

“叶神医,你一定要帮帮我。”

钱胜火一改昨天的蔑视,握着叶飞的手连连出声:“救救我和沈嫣,一个孩子,对我们真的非常重要。”

如果妻子两年内再怀不了孩子,钱胜火又不休掉沈嫣另娶,钱老爷子就会把全部家产捐了。

钱胜火不想失去丰厚家财,也不想抛弃妻子,于是把希望全寄托在叶飞身上。

沈嫣也附和一句:“只要能救我们,什么条件,你尽管提。”

昨天在韩月办公室,他们夫妇指着叶飞鼻子骂,把他说成一个胆大包天的神棍。

可现在,却要找人家帮忙。

戏剧化的翻转,让久居高位的钱胜火夫妇有些难以适应。

不过相比两人的未来,钱胜火又觉得面子不算什么。

“闲话先不说了,我给钱夫人先疏通任脉吧。”

叶飞没有跟两人太多寒暄,笑着取出银针仔细消毒:“待你们身体好了,生了孩子,再感谢吧。”

钱胜火夫妇对叶飞又高看一眼:“谢谢叶兄弟,谢谢叶兄弟。”

他一度担心叶飞不答应,还寻思必要时抱大腿死缠烂打,没想到叶飞这样平易近人。

看到要针灸,沈嫣问出一句:“叶神医,我要不要脱衣服?”

“要,脱掉外衣。”

叶飞很想说不用,那些用针高手,闭着眼睛都能针灸,可他,不会。

他神情有些尴尬,怎么说沈嫣也是漂亮女人,让她脱衣服多少不好意思。

毕竟不比韩月。

对于韩月,叶飞是不把她当女人看的……“叶兄弟,你怎么还脸红了?”

沈嫣忽然娇笑一声:“我都没尴尬,反倒你害羞了,有意思。”

钱胜火见状也哈哈大笑,开始觉得脱衣服针灸有点郁闷,但看到叶飞神情又一扫而光。

这副表情,说明叶飞是个正人君子。

他打趣一声:“叶老弟,你不是给韩月针灸过吗?”

叶飞苦笑一声:“韩月?

她对我来说,那是男人……”沈嫣夫妇闻言又笑起来。

接着,沈嫣话锋一转:“这样,你觉得难为情,就认我做姐姐,这样针灸起来就没压力了。”

钱胜火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,姐弟相称,以后我就是你姐夫了。”

叶飞一怔:“这不太好吧?”

沈嫣白了叶飞一眼:“怎么?

看不起姐姐我?”

“不,不,只是突然。”

叶飞笑了笑,随后也不再扭捏:“行,我就叫你姐姐,那,姐姐,把外衣脱了,换点单薄衣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