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强卖药材的风波,最终以贾文静一伙搬砖告终。

叶飞也没放精力在这些事情,他一边盯着装修进程,一边抽空给章大强治病。

几个疗程下来,章大强恢复了生育能力,他因此对叶飞更加感恩戴德。

孙不凡也积极坐诊。

经过叶飞一番指点,孙不凡的医术长进不少,能够独挡一面应付街坊病人。

他对叶飞无比热情,一口一个小师祖叫着,还时不时端茶递水。

连爷爷和公孙渊都要拜师的人,孙不凡自然知道叶飞的价值。

叶飞教了他一些经验,还诊治了十几个病人示范,让孙不凡受益匪浅。

当他看完最后一个病人,准备去吃午饭时,却见到刘富贵飞奔过来:“飞哥,百花药业出事了……”没有多久,钱胜火和沈嫣也出现。

叶飞把三人迎进了还没装修的后院,还泡了一壶胖大海给他们去火:“你们脸色这么难看?

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刘富贵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飞哥,我对不起你。”

叶飞忙把他搀扶起来:“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这事不关富贵的事,是姐姐用错了人。”

一如既往端庄素雅的沈嫣苦笑一声:“百花药业开除徐欣后,她把全部采购资料卖给竞争对手。”

“几个同行因此调整了价格策略,把我们主打的百花美容霜利润,逼到了一个尴尬地步。”

“当然,这还不是致命的。”

“最令人发指的,徐欣以前还勾搭了研发部骨干,从他手里拿到我当初高价买来的宫廷秘方。”

沈嫣看着叶飞:“现在百花药业的三个产品,美容、养生、祛疤,全被徐欣转手卖给霸王药业。”

钱胜火补充一句:“霸王药业是我们同等价位的最大对手,负责人陈厉阳是包海银行陈光荣之子。”

“陈厉阳一直想要吞并我们,但每次都被你姐压得死死。”

“他曾经还玩阴的算计过百花药业,被我识破警告后才安分一点。”

“可没想到,他这次通过徐欣直接釜底抽薪。”

他眼里跳跃一抹光芒:“你姐梳理了一下过程,判定他早就处心积虑偷秘方。”

叶飞记下这个名字:“陈厉阳……”沈嫣望向了叶飞:“传闻霸王药业正加班加点生产,还准备用一半价格销售,想一举击垮我们。”

“虽然百花银行可以运作,也能打官司,但百花药业如没新产品突破,下季度一定会元气大伤。”

“不仅产品卖不出去,客户也会全被霸王药业抢走。”

钱胜火调笑一声:“你姐为此烦恼的饭都吃不下,她说很对不起你,把一个烂摊子交给你了。”

他和沈嫣不差这点钱,可却不想输这口气,多年的恩怨,注定钱胜火不希望看到陈厉阳压过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