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叶兄弟,你好。”

杨耀东礼貌跟叶飞握手,只是眼中掠过不以为然。

他想要高看叶飞一眼,无奈叶飞实在太年轻,还走的是中医路子,让他根本不相信叶飞能耐。

估计是钱胜火夫妇求子心切,被叶飞不小心忽悠了。

不过他也没有点破,钱胜火正在兴头上,杨耀东不泼冷水。

钱胜火笑着冒出一句:“对了,飞弟,杨兄最近身体也是奇差。”

“看他朋友圈,不是颈椎痛的难受,就是半夜腿抽筋。”

“有两次中午睡觉,还差一点心脏瞬停。”

“你替他看一看,化解一下。”

钱胜火笑着对叶飞开口:“酬劳不用担心,他有的是钱。”

杨耀东哈哈大笑出声:“颈椎疼痛,腿脚抽筋,不过是我久坐导致,心脏瞬停也是一个意外。”

钱胜火却兴趣十足:“飞弟,自己人,给他看一个。”

杨耀东很是无奈,坐直身子笑道:“那就让叶兄弟看看。”

叶飞刚才握杨耀东掌心时,便发现他煞气缠身。

何为煞?

凶、秽、邪物、不详为煞!何为气?

晋葛洪《抱朴子·至理》中说过:接煞气则雕瘁於凝霜,值阳和则郁蔼而条秀。

煞气,便是邪物与气场凝结,行成的不祥之气。

过年放鞭炮,初一十五上香,都是为了驱煞气,防止侵入家门。

但是现在,叶飞却在杨耀东身上看到了黑色煞气。

煞气已经缠绕了他大半个身子,就剩下脖子和脑袋没被蔓延,比当初的唐若雪还要严重。

叶飞顺着黑线扫视过去,发现源头是杨耀东的左手。

他的左手把玩着一部奥迪车钥匙。

钥匙漆黑如墨,源源不断散发煞气。

“杨先生,你身上有不小煞气。”

叶飞目光锐利盯着杨耀东开口:“它不仅让你险况连出,还会让你身边人受到波及。”

“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,不仅你身体出意外,你家人也有各种症状。”

钱胜火和沈嫣听了,神情微微一愣,没想到看病变成了相术。

而杨耀东本人,在一愣之后,脸色却是沉了下来:“是吗?

我有煞气?

那这煞气哪来的呢?”

叶飞手指一点车钥匙:“根源就是你手里拿的那把车钥匙。”

“车钥匙?”

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?

腿脚抽筋、颈椎疼痛、心脏瞬停,这是身体疾病,跟车钥匙有关,别开玩笑了好吗?

杨耀东的脸色难看起来。

他是给钱胜火夫妇面子才让叶飞看的,结果叶飞开口给他说了这么一个东西。

钱胜火夫妇揉揉眼睛,审视着车钥匙,却发现没啥不同。

叶飞点点头:“没错,车钥匙,不,准确的说,是你的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