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遗像主人很年轻。

一个瓜子脸女子,五官精致,长发高盘,只是目光带着凶厉,盯着遗像看,让人很不舒服。

“纸钱?

白布?

寿鞋?

遗像?”

杨耀东差一点就摔倒在地:“怎么会有这些东西?”

他怎么都无法相信,自己的新车底部卷入那么多东西,而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叶飞看着他:“杨厅没印象?”

杨剑雄声音一沉:“哥,估计有人要对付你,八成是那要回来的王八蛋干的……”杨耀东刚要点头,却突然想起一事:“难道是那次冲撞灵车?”

叶飞看着杨耀东问道:“杨先生想起什么了?”

“上个月,我赶时间去机场,在路上碰到一支殡葬队伍。”

杨耀东神情凝重:“因为走的是小路,转弯处必须有一方停下来避让。”

“我当时急于飞去京城开会,就踩尽油门抢先转角,把对面来的殡葬队伍碰了一下。”

“几个人也因此跌倒了,我忙着去机场,就没有理会,但从车窗丢下两万块钱……”他扫过一眼遗像:“死者不会因为这就缠上我吧?”

“碰了一下?

杨厅没说实话啊。”

听到杨耀东轻描淡写讲述,叶飞不置可否看着他开口:“纸钱和白布掉落,说明你惊吓了活人,不然它们不会随便洒在地上,更不会被你车子卷走。”

“寿鞋和遗像,更说明棺木都受到惊扰,否则逝者脚上的鞋子怎会脱落?

遗像又怎会变成半张?”

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:“杨厅,你这时都不坦诚,那我帮不了你。”

“叶兄弟,我错了。”

杨耀东深呼吸一口气:“我当时车速很快,虽然没碰伤人,但让队伍人仰马翻,我对不起他们。”

“这就对了。”

叶飞看着地上黄纸和遗像等物开口:“死者为大,路上遭遇殡葬队伍,如果是同一个方向,你可以选择绕道先走。”

“如果是迎面而来,你就必须礼让。”

“结果你不仅冲撞队伍,还吓得人家棺木掉落,事后又没道歉安抚,也就怪不得人家怨气十足。”

叶飞指出他的鲁莽:“昨天应该是对方的三七,所以你一家才会险境环生。”

杨剑雄觉得匪夷所思,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,只能静观其变。

杨耀东一把握住叶飞的手:“我错了,叶兄弟,现在应该怎么化解啊?”

“不开这部车?”

他追问一句:“还是给这女人多烧点纸钱?”

“煞气已经蔓延到你身上,无论你开不开那部车,它都不会消散,只会继续凝聚。”

叶飞能够感受纸钱上的愤怒:“接着影响你的家人和朋友。”

“要化解,必须消掉那股怨气。”

叶飞取了杨耀东五滴鲜血,洒在纸钱、白布、寿鞋和遗像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