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黄震东他们离开后,叶飞走到韩南华面前笑道:“韩老,今晚谢谢你了。”

他向老人道谢:“没有你,我怕是有不少麻烦。”

“谢我干什么?”

韩南华哈哈大笑:“先不说你对我有救命之恩,就算今晚我不出现,吃亏的也不会是叶兄弟。”

“我纯粹锦上添花。”

他看人眼光独到,叶飞如果连刚才场面都应付不了,黄震东又怎会对叶飞毕恭毕敬?

韩月昂起俏脸拉着叶飞衣服:“我,我,我,你要谢我,刚才可是我用飞刀救你。”

“行,谢谢你。”

叶飞笑了笑:“再多给你半个月假怎么样?”

“王八蛋……”韩月嘟囔一句:“我还以为取消咱们赌注呢。”

“想得美。”

叶飞差点又一拍那美妙之处,随后看着韩南华笑道:“韩老,身体最近还有异样吗?”

“托叶兄弟妙手回春的福,我身体一天天好转,系数基本趋于正常了。”

听到自己的病情,韩南华神情高兴起来:“以前落下的风湿和肾结石也都好了。”

“韩月的病根也去了。”

“我一直想请叶兄弟你喝顿酒,好好报答你对我们爷孙恩情。”

“可宋侄女说你忙着装修医馆,我也就没打扰了,准备等你开张时再好好捧场。”

“没想到今晚撞见了,不过身体好不好,还是叶兄弟你来把把脉。”

说话之间,韩南华把手伸给叶飞:“你说好,才是真的好。”

韩月目光也多了一丝柔和,虽然她对赌注恨得牙痒痒的,但不得不承认,叶飞医术过人。

“好,我给你老把把脉。”

叶飞笑着伸出手把脉,很快,他眼里带着一丝奇怪:“韩老身体基本没大碍了,就是血压有点高,喉咙还有点炎症,胃火炽盛。”

“不过无妨,晚点我给韩月发个药方,喝上十天半月就没事。”

老人血压超出常人不少,按道理大病初好,心宽气顺,不该这样,不过在叶飞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韩南华闻言笑了笑:“有叶老弟这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我呢,我呢……”韩月也眼巴巴伸出手:“快给我看看。”

叶飞笑着把脉,接着微微皱眉:“奇怪,你腿没事了,但扁桃体炎也有炎症,肝火也炽盛。”

“你们是不是吃太多辛辣东西?

或者每天熬夜过度?”

韩月微微一怔:“没有,我们吃的都很清淡,也没有熬夜。”

叶飞皱眉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韩南华追问一声:“叶老弟,我们身体有问题?”

叶飞轻笑一声:“没什么大碍,弄点百合莲子粥就能解决。”

“叮——”正当韩南华要再说点什么时,韩月手机震动起来,接听片刻后对老人开口:“爷爷,人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