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啊——”司徒静她们倒吸一口凉气,懵了,无论如何想不到叶飞敢下狠手。

毕竟孟江南是霸王经理,孟大军更是仅次于黄震东的主,叶飞这样捅人是傻子还是疯子?

更令她们心尖狂颤的是,叶飞扎孟江南一刀不算完,持刀的手很快猛地大幅度扭转。

动作狠辣。

孟江南眼睁睁瞅着水果刀扭转半圈,精神失控地哀嚎起来。

“啊——”这一刻,他清晰感受什么是死亡的恐惧。

别说孟江南这废材,旁观的人,包括会所一堆硬汉保安,全都生出了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完全丧失直视叶飞的胆量。

他们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,还亲自打残过不少人,但像叶飞这样狠辣捅人,却还是第一次见。

叶飞缓缓抽刀,孟江南立马萎顿于地。

“你傻叉啊,我是孟江南啊,我是霸王总经理啊,我哥是孟大军啊。”

整个人崩溃。

叶飞就要这效果。

对付这类人渣,要么直接干掉,要么吓破他们的胆,不然会没完没了的纠缠。

“我只说一次,唐若雪是我女人,你敢欺负她,我就敢要你的命。”

叶飞把水果刀在孟江南脸上擦了擦:“说吧,还有什么遗言?”

那份淡漠让全场都打了一个颤抖。

“不关我事,不关我事!”

孟江南情绪彻底崩了,歇斯底里喊着:“是陈厉阳叫我干的,他要我拿秘方诱惑唐若雪,要我不惜代价上了她。”

“只要我上了他,他就给我一千万,再给三成的新产品股份。”

“陈厉阳才是凶手,他才是要害唐若雪的人。”

孟江南竹筒倒豆子一样,把所有情况倒了出来:“冤有头,债有主,你放过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出卖人,很丢脸,很唾弃,可孟江南知道,如果再不求饶做孙子,他可能真活不过今晚了。

“陈厉阳?”

叶飞眼睛微微眯起,收回了滴血的水果刀:“想不到是这混蛋搞事,看来昨晚还是太仁慈了。”

“行,今晚饶你一命。”

听到这话,孟江南瞬间整个人放松,不受控制瘫痪在地上,哭得跟一个三岁孩子一样。

接着,叶飞又缓步走到司徒静面前。

七八个保安硬着头皮上前。

叶飞淡淡一字:“滚!”

牛高马大的保安眼皮直跳,想要说话却口干舌燥,最终如惊弓之鸟一样闪开。

向来高高在上的司徒静俏脸难看,不想失去往日高傲,却扛不住叶飞眼神。

她后退了一步:“年轻人,你还要干什么?”

叶飞盯着她:“孟江南欺男霸女,你这个会所老板,不仅不阻止,还助纣为虐?”

司徒静眼皮直跳:“是我管理不善……”陈小月愤怒一声指证:“就是她给酒水下药,打我耳光,让保安把我丢出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