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三十分钟后,青山安保基地。

这基地位于中海郊区,凤凰山下,还设有高墙、电网和大灯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正规监狱。

事实青山公司也从事着很多擦边球生意,押运、拆地、堵截、催债,只要出得起钱,孟大军都做。

叶飞被雷天豹他们推下车时,他还隐约看到训练场跪着十几号人,有男有女,哭哭啼啼慌成一团。

好像是什么欠债的家属,以及钉子户……“看什么看,走。”

雷天豹让受伤手下去处理伤口后,就亲自推搡着叶飞走入一栋办公楼。

气势汹汹。

在车上的时候,他就亲自给叶飞戴上了手铐和背铐,不担心叶飞突然发难要了他的小命。

办公楼尽头的房间洞开,差不多有三百平方,除了关公金身外,就是一些刀枪棍子和长鞭。

叶飞走进去的时候,发现里面有十几个男女已在等他。

孟江南和司徒静赫然在座。

他们一边打着消炎点滴,一边怨毒看着叶飞,一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的态势。

受伤的两人原本在医院疗伤,但听到雷天豹抓到叶飞,他们就无论如何都要过来看一看。

叶飞受苦受罪甚至丧命,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良药,不亲眼看着叶飞毁灭,他们一辈子都有阴影。

孟江南和司徒静的身边,是常年跟随的同伴,在会所丢尽的脸,也要在同伴面前找回来。

几个时尚高挑的女人望向叶飞,露出的白嫩双腿交叠,姿态极其撩人,或多或少流露幸灾乐祸。

三个小时前还意气风发,结果转眼就成阶下囚。

这说明吊丝永远翻不了天。

孟大军倒是还没出现,似乎对这场面不是很浓兴趣。

“小子,想不到我们这么快见面吧?”

孟江南看着叶飞哈哈大笑:“我说过,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。”

“在会所牛哄哄,现在当孙子了吧?”

司徒静强忍伤势起身,走到叶飞面前伸出手,轻轻拍着叶飞的脸颊:“以为会点身手有点胆量就牛叉了?

告诉你,中海的水不是你一个愣头青能想象的。”

“待会,我会亲自动手。”

“你捅我一刀,我就用剪刀剪你命根子十下。”

她拿出一个烟盒,冷笑,慢悠悠拔烟,傲慢而张狂:“姐姐一定好好伺候你。”

叶飞眼皮子都不抬,完全无视对方叫嚣。

几个时尚女人嘴角翘起,浓郁不屑,觉得叶飞装叉过头,都这时候了,还装模作样。

在她们看来,叶飞心里肯定害怕死了。

“不过你先别担心,我们暂时不动你。”

司徒静手指挑起叶飞的下巴:“等阿豹把你女人抓过来,再一起慢慢炮制你们。”

“你不是唐若雪老公吗?

你不是爱她爱的疯狂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