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妈,我爸以前当过兵?”

晚饭,四菜一汤,还有一瓶米酒,不算丰盛,但也色香味俱全。

叶飞一边给沈碧琴夹菜,一边漫不经心问道:“我看那菜刀好像是队伍中的东西。”

保管那么好,还有放血利槽,叶飞一眼看出它来自军中,只是不知道是叶无九自己的,还是收藏的。

“是吗?

估计是你爹的杀猪刀,你爹当过三年兵。”

沈碧琴很是享受跟儿子的晚餐时间,所以谈起失踪的叶无九没有太多悲伤:“不过没啥出息。”

“听他说好像是在部队养猪,连炊事班档次都不如。”

“本来他还能再干几年的,听说撵猪过了边境,于是就提前让他复员。”

“复员后,他就跟我相亲了,不到一个月,我们就结婚了,你爹身体不能生育,就把你捡了回来。”

“然后就凑合着过了二十几年。”

沈碧琴把一块鱼肉挑掉骨刺,一如既往放入叶飞的碗里,而她重新夹了鱼头慢慢啃着。

叶飞要把鱼肉夹回给她,却被沈碧琴一瞪眼放弃。

叶飞无奈夹起鱼肉吃起来:“养猪的,你都能看上眼,看来你对爹是真爱啊。”

沈碧琴温柔一笑:“我跟你爹的感情没什么至死不渝,就是无数普普通通家庭夫妇之一。”

“当初能看上你爹,是觉得你爹老实,一见面就把全部情况告诉我,还把工资卡之类全交给我。”

“还说会一辈子对我好。”

“我觉得他靠谱,还很有安全感,于是就同意在一起了。”

“事实这二十多年来,他除了时不时带伤回来,让我担心他安全外,就没有一次让我失望过。”

她眸子闪烁一抹光芒:“如果可以再选一次,我还是会选你爹的。”

接着,她脸上又有一次黯然,一年了,靠谱的男人还是杳无音讯,生死未卜。

看到母亲情绪低落,叶飞知道她又想起叶无九了,于是追问一声:“爹经常受伤回来吗?”

相处十八年,叶飞对此却一点都不知情,他深入追问,是想看看有没有线索找到父亲。

“一年十次八次免不了,不是押运货车被人抢劫捅了,就是跑船时遭遇海盗被子弹打伤。”

沈碧琴点点头:“最严重的一次,心脏都差点被捅中,我们怕你担心,所以一直都瞒着你。”

叶飞微微一怔,没想到叶无九受伤这么多,这么严重,只是该说他倒霉,还是命大呢?

但无论如何都好,次次都九死一生的人,绝非一个养猪的那么简单。

吃完饭,洗完澡,等沈碧琴进房间睡了,叶飞靠在沙发上,一边翻阅养父照片,一边给宋红颜讯息。

他希望宋红颜帮忙寻找叶无九。

第二天早上,叶飞吃完早餐离开白石洲,来到金芝林开门诊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