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南宫琴倒地后翻出了几米,衣衫凌乱,脸颊红肿。

她先是一愣,难于置信叶飞敢动手。

随后,她尖叫起来:“打人啊,病人家属打人啊,快叫保安。”

几个小护士一边搀扶着南宫琴,一边柳眉倒竖盯向了叶飞:“你完蛋了,你闯大祸了。”

从她们来荣爱医院开始,就没见过敢在这里撒野的人,但凡敢闹事的家属,结果全被送去精神病院。

“混账东西,荣爱医院有你们这种人,等着倒闭吧。”

叶飞扫过她们一眼,随后转身一脚踹开急诊室大门,大步流星向里面走去。

唐若雪微微一怔,接着忙追上去:“叶飞,叶飞。”

很快,叶飞就见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。

还是那张脸,那份和善,那份朴实。

叶飞满眶热泪,几乎已忍不住夺眶而出.父亲还是老样子,没有变,连一点都没有变。

天地间好像没有任何人、任何事能令他改变。

他躺在病床,全身伤痕,一动不动,可依然笔直地像是一挺标枪。

叶飞忽然发现,父亲的脸并不是只有和善,他脸上的皱纹里,还隐藏着很多痛苦,很多丰富的感情。

只是比起一年前,叶无九明显瘦了一圈,脸色惨白,身上染血,眼睛紧闭,陷入深度昏迷。

南宫琴他们没有救治叶无九,连氧气罩都没有给叶无九戴上。

叶飞感觉,自己一只手都能提起父亲,想起他昔日对自己的种种好,他心里很是难受。

叶飞一握叶无九手腕,生死石一转。

“肋骨折断,蛛网膜下腔出血,休克,弥漫性脑水肿……”情况严重。

唐若雪跑过来喊道:“叶飞,不要冲动。”

叶飞头也不回喝出一句:“给我找一张轮椅。”

随后,他就一转生死石,把七片白芒没入父亲身体。

叶无九的淤血渐渐退去,水肿也慢慢消失,伤口和骨头也开始痊愈,转眼之间,他的脸就多了血色。

叶飞看得出,父亲熬过了难关,还没有苏醒,是因为需要一点时间修复。

唐若雪开始一怔,担心叶飞要自己救父亲,看到他没拿出银针,心里一松,忙去角落找了一张轮椅。

再回头,却见叶飞已经拿起一件病人服饰,裹住叶无九身体后放入轮椅里面。

此时,门外已经传来一阵喧杂脚步声,还传来南宫琴气急败坏尖叫。

叶飞没有理会,取了一瓶消炎盐水给父亲挂上,然后推着轮椅缓缓走向门口。

“叶飞,你干吗?”

唐若雪一把拉住叶飞焦急喊道:“这样移动你爹,会很危险的。”

“没事,我控制了他病情。”

叶飞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我不会让他留在这间医院。”

今天如非他及时赶到,父亲就是不死也会变植物人,荣爱医院爱钱胜过人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