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周所把右脸凑了过去。

“啪——”叶飞毫不客气又是一个耳光,打得周扒皮跌出三米远。

脸都肿了。

这怎么可能呢?

白家欣和南宫琴她们都露出了懵掉的表情。

仿佛是天塌了一般这种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今天终于发生了!这还是那个黑白通吃,称王称霸的周所吗?

这还是那个人过留钱,雁过拔毛的周扒皮吗?

白家欣和南宫琴怎么都没有想到,滚刀肉一样的周所此刻乖顺如孙子。

而且还被人打完左脸,再把右脸凑过去。

这叶飞究竟是什么来路?

怎么就让周扒皮没有脾气?

唐若雪也神情复杂看着叶飞,没想到他成长到随意踩周扒皮了,不过想到宋红颜她又露出一丝戏谑。

“啪,啪,啪……”叶飞又是四个耳光甩出,打得周扒皮嘴角流血。

“不是要教育我吗?

不是要我尊重法律吗?”

“你现在来教教我,我保证不还手。”

“来啊……”周扒皮低垂着脑袋,惶恐如一头待宰的猪。

教育叶飞?

他能吗?

他敢吗?

“不敢?”

叶飞轻轻拍着周所的脸:“你还真是让我失望,这说明你彻头彻尾是欺软怕硬的人。”

“上次给你两个耳光,你不好好吸取教训,今天又跑来给白家欣站台,你还真是活够了。”

叶飞字眼残酷无情:“看来要让你脱掉这身衣服,去牢里好好反省了。”

“叶少,对不起。”

周扒皮扑通一声哀求:“我向你保证,以后再也不敢了,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。”

他咚咚咚对着叶飞磕头,连最后一丝尊严都不要了。

如不求得叶飞原谅,他担心自己跟陈光荣一样,死得不明不白白家欣和南宫琴她们无比揪心,这叶飞究竟什么来路呢?

怎么让周扒皮怕成这样?

随后,白家欣又拿出手机,迅速发出一条讯息。

周扒皮压不下叶飞,她就找更大的靠山。

她就不信,不姓杨、姓杜、姓黄,也不姓马、姓韩、姓钱的人,能够翻了天?

“知道错?

行,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叶飞一脚踹倒了周扒皮:“带着你的人,把这间医院给我封了。”

“封了?

好大的口气。”

就在这时,人群后面又传来一声轻蔑却洪亮的声音:“你他妈算哪根葱啊?”

“马少!”

听到这个声音,白家欣凝重的脸瞬间一喜,忙转身向一伙年轻男女迎接过去。

“马少,你来的太好了,这小子在我这里撒野,伤人,还要封医院,你要给我做主啊。”

一个满头白发的青年现身,尖头皮鞋窄脚裤,很有英伦范,嚼着槟榔靠近,身边跟着十几个同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