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一个小时后,王如林一伙被打断手脚丢进面包车,没有多久,几名警察过来把车子开走。

没有三五个月,他们是起不了床,出不了监狱了。

等叶飞诊治完剩余病人后,章大强就跑了上来,把审问的结果告诉叶飞:“叶飞,那老头确实叫王如林,中年妇女叫王新雅,是悬壶医馆派来的人。”

“悬壶居上次算计金芝林不成,不仅丢了面子,还让病人全跑来我们这里。”

“悬壶居气坏了,就叫人化妆一番过来装死,目的就是釜底抽薪,闹出人命,封掉医馆。”

“谁知,自食其果……”孙不凡感慨一声:“咱们上次就不该放过悬壶居,给他生路,他却觉得咱们好欺负,得寸进尺。”

叶飞淡淡出声:“悬壶居老板是谁?”

章大强忙告知名字:“南宫春。”

“糟老头子坏得很啊。”

叶飞笑了起来,随后向孙不凡喊道:“孙不凡,走,踢馆去……”叶飞本来想给悬壶居一条生路,结果悬壶居连装死戏码都弄出来,叶飞就决定打残对方。

何况对方是利欲熏心的南宫春。

孙不凡听到有好戏看,顿时拿起医药箱跟叶飞去对面,不少好事的病人和家属也都兴奋跟过去。

悬壶居病人不多,见到叶飞气势汹汹出现,更是吓得四处躲闪,把整个大厅空了出来。

南宫春的几个徒子徒孙见状站了出来。

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医生吼道:“干什么?

干什么?

谁给你们胆子来这里闹事的?”

一个帅气的青年医生也怒目圆睁:“这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吗?

滚,赶紧滚。”

一个样貌酷似林志玲的女医生也柳眉倒竖:“给你们三十秒,从我们面前消失。”

“别哔哔,让南宫春出来。”

叶飞开门见山:“告诉他,我叶飞来踢馆了。”

孙不凡出声附和:“就是,悬壶居三番两次对金芝林下绊子,今天我们过来讨回公道。”

“踢馆?”

中年医生一把推向叶飞肩膀:“你一个毛头小子拿什么叫板我们悬壶居?”

叶飞打开对方的手冷笑:“你一个早泄者也好意思说这话?”

“什么早泄者?”

中年医生脸色巨变,语无伦次:“你不要胡说八道,血口喷人,不然我可以告你诽谤的……”虽然嘴硬,但谁都看得出,中年医生心里慌得一比,显然是被叶飞捅中了痛处。

“是不是早泄,你心里清楚。”

“我还知道,你吃了不少鞭类补品,结果不仅没有效果,还让你肝火过盛。”

“你最近食欲不振,腹胀恶心呕吐,厌油,乏力倦怠,知道为什么吗?

你患了乙肝大三阳。”

叶飞毫不客气打击,惊得中年医生目瞪口呆,也让他手里病人吓了一跳,乙肝大三阳可是会传染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