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老匹夫,果然是你。”

叶飞嘴角勾起一丝戏谑:“我还以为同名同姓呢,没想到真是你这老混蛋。”

“你唯利是图就算了,还敢再三挑衅金芝林,看来是真不想混了。”

“早知道这样,我就该让马先生把你抓起来,少了我今日一番周折。”

南宫春医术还是有点的,只可惜品性比起公孙渊他们太差,所以叶飞一点面子不给南宫春。

“小子,别咋咋呼呼。”

南宫春脸色一沉:“今天少扯别的事,就一件,斗医。”

“你赢了我,悬壶居送给你,我滚出中海。”

“我赢了你,金芝林给我,你滚出中海。”

想到一个亿从手中溜走,以及大奎和王如林他们重伤,南宫春就对叶飞恨之入骨。

没有这小子坏自己好事,他早拿着一个亿去国外会所嫩模了,哪还需要天天坐诊赚钱?

“行,正合我意。”

叶飞大手一挥:“我尊老爱幼,怎么斗,你说了算。”

听到两人要斗医,孙不凡他们都沸腾起来,看热闹的心理让他们围了过来。

“比药方,比针灸,比救人,太常规,没有意思。”

南宫春老脸大喜,就等叶飞让他做主:“咱们直接斗毒吧。”

“我这里刚好有两只金毛狗,咱们各自选一只,然后当场配药,解药。”

“各配一个毒方喂给对方金毛,谁能救活自己的狗谁就赢。”

“如果彼此都能化解,那就进行第二个药方,怎么样?”

南宫春挑衅地看着叶飞,还让人牵出两条金毛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叶飞医术应该有两下子,不然也不会一眼看出逆天十八针,但南宫春相信叶飞不懂毒药。

孙不凡脸色一变:“小师祖,万万不可,这南宫春很可能是用毒高手。”

俏脸女医生得意起来:“怎么?

刚才不是牛哄哄吗?

怎么现在还没比就怕了?”

“就是,还来砸场子,随便划出道来就不敢。”

“滚回金芝林吧,别丢人现眼了。”

几个徒子徒孙叫嚣不已。

“比!”

叶飞很是痛快:“不过拿狗来斗毒太无辜,太无聊,咱们直接学神农尝百草吧。”

“你我各自配一副毒药,相互交换吃下去,谁能自我解毒谁就赢。”

他看着南宫春一笑:“可敢应战?”

“什么?

亲身试药?”

“天啊,这也太疯狂了吧?”

“是啊,万一配出砒霜呢?

搞不好要死人的。”

围观的好事者瞬间沸腾了,亲身试毒,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。

不过大家没有上前阻止,反而纷纷拿出手机,看看能否弄个头条新闻。

孙不凡下意识喊道:“小师祖。”

叶飞示意他安心,随后望着南宫春开口:“可敢一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