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叶飞,你用了断肠草、蟾蜍干、九山回三种药材吧。”

南宫春一抹嘴唇冷笑:“断肠草攻心,蟾蜍干蚀骨,九山回会促进血液流动。”

“你下手也够狠啊,直奔我的五脏六腑,可惜这毒,我能解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就忍着痛楚转身配制解药,很快又拿着药材捣鼓了起来。

“百合搭配莲子祛蟾蜍干,紫枇杷祛断肠草的毒,再辅于鸡屎藤、百灵丹……”南宫春一边配制解药,一边念出药名,似乎要狠狠打击叶飞的气焰,也给他压上心理负担。

叶飞没有理会,也没配制解药,只是坐在椅子上喝茶,还把洗杯子的热水,倒入黑汤的瓷碗里面。

他还晃悠悠哼起了歌曲,完全不把比试,不把毒药放在心上。

“师祖,师祖,你快配药啊。”

看到叶飞稳坐钓鱼台,孙不凡焦急喊出一声:“等的越久,毒素越强啊。”

输了不要紧,丢了医馆也无所谓,他担心叶飞身体出事。

“是啊,小神医,快动手啊,现在不是装叉时候。”

其余看客也都焦急万分,纷纷劝告叶飞赶紧配制解药,或者认输。

俏脸医生讥讽出声:“他肯定是觉得输定了,所以无所谓配制解药了。”

“叶飞,你再不想办法,待会毒药发作,你就会痛不欲生。”

南宫春继续打击叶飞:“到时你的每一根骨头,每一寸皮肤,包含五脏六腑,都会刀割一样疼痛。”

“你一定会痛的眼泪鼻涕混杂着鲜血吐出来。”

他很是得意,对自己的毒药也充满信心。

叶飞淡淡一笑:“是吗?

我等着,看看你毒药发作多厉害。”

“师父,你是不是心慈手软,配制的毒汤份量小了?”

看到叶飞逍遥自在,俏丽女医生对黑汤生出质疑,觉得叶飞这么悠哉怕是毒性不够。

她端起来喝了一小口。

谁知话刚喝完没多久,她就扑通一声倒地。

脸色发黑,口鼻冒血。

没多久,她就满地打滚,哀嚎不已,痛的眼泪鼻涕混杂着鲜血吐出来。

一切症状正如南宫春刚才所说,可见这副毒药何等凶猛?

“师妹……师妹……”中年医生他们惊呼一声,围过去对师妹进行急救,手忙脚乱一番才稳住毒素。

南宫春看都没看她一眼,他自己都还没解毒,哪有空搭理徒弟?

又是十五分钟过去,南宫春捣鼓好一碗解药。

此刻他脸色已经青黑得可怕,连呼吸都不知不觉变得急促,但依然满脸狰狞盯着叶飞冷笑:“我解药配好了,只要喝下去,我就会平安无事。”

“你等着输吧……”话刚刚说完,他就扑的一声吐出鲜血,手脚发抖难于自控。

几个徒子徒孙见状大惊,忙伺候着他把解药喝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