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丰韵女子,四十岁左右,天庭饱满,身材高挑,很有威势,却不乏女人味。

她身边跟着四五名男女,一个个趾高气扬,一看就是常年被人捧着的主。

俏脸女医生她们眼睛大亮,纷纷迎接上去喊道:“岚姐。”

南宫春也焕起一抹神采,好像女儿的出现,能够保住他的铺子和英名一样。

中年女人点点头,随后来到南宫春面前:“爹,怎么了?”

南宫春手指一点叶飞:“岚儿,是他过来踢馆,逼我斗医斗毒,要占我铺子,赶我出中海。”

“他还逼我喝下一碗毒药,幸亏我命大化解了,不然现在都死翘翘了。”

相比那张脸皮,南宫春更在乎钱,如果能把价值千万的医馆和药材保下来,被人唾骂又有何所谓?

一众看客齐齐哗然,没想到南宫春这么不要脸。

孙不凡要说什么,却被叶飞挥手制止。

叶飞早已料到,以南宫春的人品,输了也会赖账,现在见到有人跑过来搅合,他就静观其变。

踩了,就一起踩掉。

“踢馆?”

“斗毒?”

“胡闹!”

南宫岚背负着双手,义正词严娇喝:“医术是用来救死扶伤的,不是来争强好胜的。”

“而且踢馆已涉嫌违法,斗毒更是犯罪行为。”

“年轻人,你是哪间医馆的,我要处分你,要吊销你的执照。”

“你如此鲁莽冲动,不适合做一个医生。”

“今天不给你一个教训,明天你就会给病人教训。”

滴水不漏。

俏脸医生忙一指对面:“他们是金芝林的,好端端跑过来挑衅。”

“查!”

南宫岚微微偏头,威严的态势,好像她是一代女王。

几个同伴拿出电话,准备叫人联合执法。

叶飞不置可否一笑:“愿赌不服输?”

“愿赌不服输?”

叶飞的不以为然,刺激了南宫岚。

她感受到权威受到极大挑战,于是冷笑一声,站到叶飞面前娇喝:“你已经涉嫌犯法,没有资格说这句话。”

“还有,谁赢谁输,你说了不算,他们说了不算,只有我说了算。”

南宫岚傲然抬头,俨然要打压叶飞。

叶飞淡淡出声:“这是脸都不要了,不怕被人戳脊梁骨?”

“戳我一个试试?

看我弄死他不?”

南宫岚斜起眼瞧叶飞,透着一股不屑,无依无靠的小王八蛋跟她们耍横,可笑至极!不少看客被她阴冷笑容所摄,全都停止议论还退后。

叶飞笑了:“看来你是要仗势欺人了。”

叶飞的话不但没激怒南宫岚,反而逗得女人仰面冷笑:“我就仗势欺人了,怎么地?”

“我告诉你,你今天动不了我爹的铺子,更赶不了我爹出中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