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贝儿!”

见到林贝儿又被叶飞扇飞,林秋玲气愤不已,站在前面挡住叶飞喊道:“混蛋,你欺人太甚了。”

“贝儿再有不对,也是一个女人,一个孩子。

““你这样扇她巴掌,对她作威作福,不怕被雷劈吗?”

叶飞一笑:“不怕。”

孩子?

女人?

欺负的人只怕不比雨夜屠夫少。

“你这么牛叉,有种就把我也打了,我就不信,你敢弄死我。”
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看不起你,讨厌你吗?”

“不是你懦弱你无能,而是你因为你太小人。”

林秋玲被叶飞激怒了:“你是得志就猖狂的小人。”

“寿宴落剑锋的脸,医院落东阳的脸,你有点能耐就咋咋呼呼,一点都不懂得忍辱负重大局为重。”

“真画假画怎么了?

功劳换人怎么了?

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你妈难道没有教你?”

“我每天骂你教训你,也是为了你成长,我不在乎的人,我才不理他死活呢。”

“结果呢?

结果你不懂我苦心,总是跟我对着干,还把唐家闹得鸡犬不宁。”

“你对唐家有过贡献,但带来更多的伤害,这几个月,唐家人全被你丢尽颜面。”

“你还睚眦必报,若雪昨天不就跟你离婚吗?

你至于就着林贝儿这事借题发挥吗?”

“你喜欢若雪,就跟你姐夫他们说的那样,想办法好好弥补,搞这一出有什么意思啊?”

“你这样做,只会让我们更加厌恶你,怨恨你,也更加看不起你。”

“在我心里,你永远比不上赵东阳。”

林秋玲振振有词,对着叶飞发泄着情绪,无论黑白,无论对错,她都要把责任推到叶飞身上。

她永远不肯面对现实,不肯面对自己错误,更不肯承认叶飞的优秀和价值。

特别是唐若雪的痛哭流涕和懊悔不已,让她不想承认自己错过了一个好女婿。

古董鉴定,医术救人,在林秋玲看来,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叶飞更多是靠宋红颜跻身上流圈子。

“还有,你不要忘记,唐家对你是有恩的。”

“当初不是唐家给了你五十万让你妈治病,还每个月给你一万块零花钱,你妈早就死在医院了。”

“你也早就饿死了,现在翅膀硬了,恩将仇报,对得起你良心吗?”

唐风花也居高临下审判叶飞。

“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?”

叶飞笑了笑:“你们心里认定我窝囊废,我就永远是窝囊废,无论怎么做你们都不会改变看法。”

“我再闪烁的光点摆在你面前,你也会觉得它刺了你的眼。”

“我在唐家究竟怎么样,你们自己心中有数。”

“至于说良心,算旧账,那就更可笑了……”“四海商会的两百万是我讨回的,唐若雪的资金缺口是我解决的,孟江南的龌蹉是我捣破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