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天虎令?

竟然是天虎令?

杜青帝他们震惊盯着叶飞,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幕!四海集团的人都清楚,天虎令等同于杜天虎的意志,不仅能调动钱粮人手,还具有生杀大权。

就是他杜青帝也不如天虎令权限。

再大的身份,也打不过四海的规矩,天虎令的权威。

杜青帝他们还清楚,天虎令一直跟着父亲,不存在丢失的可能,这意味着叶飞跟杜天虎真有交情。

而且还感受得出,杜天虎都叶飞极其重视,不然也不会让一个外人执掌令牌。

这怎么可能?

一个上门女婿,跟中海地下皇平起平坐,实在让人难于相信。

杜青帝目光带着凝重向叶飞发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我是什么人?”

叶飞又倒了一杯酒,拿起来喝入一口:“你奶奶是我救的,你爹是我救的,你说,我是什么人?”

“我奶奶……我爹……是你救的?”

杜青帝重复一遍,随后脸色巨变:“你是叶飞?

叶神医?”

他虽然每天吊儿郎当,醉生梦死,但家里发生的事情还是知道,也就清楚奶奶和父亲的救命恩人。

杜天虎还叮嘱过他,无论欺负谁都不能欺负到叶飞头上,否则杜青帝就自认倒霉吧。

杜青帝怎么都没想到,今晚要爆头的小子就是叶飞。

还没等杜青帝他们反应过来,叶飞又掏出了手机,按下免提,然后打了一个号码。

很快,电话接通,一个沙哑还带点刺耳的笑声响起:“叶老弟,晚上好,怎么有空给我电话?”

这个声音一出,杜青帝彻底面如死灰。

一伙同伴也是当当当掉落酒瓶,冷汗瞬间渗透了后背。

他们都听出来了,这正是杜天虎的声音。

“杜大哥,不好意思,这么晚本不该打扰你。”

叶飞笑着寒暄了几句,随后话锋一转:“只是我在辉煌酒吧遇见一人,他自称杜青帝,说是你儿子,身边带着不少人。”

“他还看中我的女伴,要她陪他一晚。”

“我说了他几句打了他三巴掌,他就叫人清场,要用酒瓶爆我的头,还是一百个。”

“我寻思,杜大哥这么英明,怎会有这种纨绔儿子?”

“我对他身份存疑,所以给你电话核对一下。”

“免得手滑,伤了或废了他们,那就损失了我们的和气。”

滴水不漏。

杜青帝眼皮直跳,拳头攒紧,有愤怒,但更多是害怕。

虽然他在外嚣张跋扈,但对父亲还是本能畏惧,二十几年的威压如泰山一样沉重。

所以叶飞的控诉,让他心里不安,昔日被父亲打断过的左腿,又莫名其妙疼痛起来。

一伙跟班也颤抖起来。

“是吗?”

此时,杜天虎的声音变得漠然和威严起来,接着不带感情的吐出一句:“叶少,如果方便的话,让他过来跟我聊几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