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早上七点,赵晓月懒洋洋从帝豪酒店出来。

昨晚不仅帮哥哥摆平了唐若雪,也给自己找到一条小狼狗,于是整个晚上都躲在酒店缠绵。

她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,想到唐若雪跟哥哥生米煮成熟饭,心里头更是快感无比。

除了她想要尽快撕掉唐若雪贞节外,还有就是赵东阳将会给她五千万报酬虽然赵氏几十亿,但作为诸多子女中的赵晓月,连普通白富美水准都没有,更不用说跟赵东阳相比。

所以能够拿到五千万,赵晓月欣喜若狂,有了这笔钱,她就彻头彻尾是白富美了。

一夜愉悦,也让她忘乎所以。

直到天亮,赵晓月才发现手机有十几个电话和短信。

内容有询问她下落,也有询问赵东阳踪迹的,最后一个电话,也是她唯一接通的,来自父亲赵红光。

赵红光让她八点之前赶赴望江楼茶楼。

父亲从来没有这样重视她,更没有请她喝过早茶,所以赵晓月迅速从酒店离开,赶往了望江楼。

七点五十分,赵晓月从出租车下来,发现望江楼跟以往不同,多了几分冷清和压抑。

只是她也没有多想,付完车费就直奔三楼,来到昔日陈厉阳横死的地方。

从楼梯口踏上去,赵晓月视野顿时清晰,面前一幕也让她震惊无比。

茶楼大厅中间,摆着一张圆桌,桌上放着十几款精致点心,热气腾腾,弥漫着食物香气。

叶飞坐在主位,拿着筷子,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看着港城新闻。

悠哉休闲。

而桌子旁边,跪着一个中年男子,鼻青脸肿,衣衫破烂。

正是赵晓月敬畏如虎的父亲,赵红光。

昔日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,只用眼神就能让她寒颤的父亲,此刻就如一条丧家之犬夹着尾巴。

“爹,爹!”

赵晓月冲了过去,一把搀扶住赵红光喊道:“你干吗跪在这里?

发生什么事了?”

赵红光没有回应,只是目光怨毒看着女儿,恨不得一手掐死她。

如非赵晓月出馊主意,儿子怎会霸王硬上弓?

又怎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?

自己又怎会受这种羞辱?

“叶飞,你这个废物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赵晓月无法搀扶起父亲,眸子瞬间落在叶飞身上尖叫:“你对我爹干什么了?”

她虽然胸大无脑,但也能看出端倪,现场就两人,不是叶飞搞鬼还有谁?

“王八蛋,你对我爸做什么了?”

赵晓月打了一个激灵,腾地站起来对叶飞喊道:“你是不是对我爸做了手脚?”

在她看来,叶飞给爹提鞋都不配,之所以爹跪着,肯定是叶飞玩了花样。

叶飞一口喝完杯中茶水,随后拿过纸巾擦拭嘴角,缓缓踱步走向赵晓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