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他们上个月买了一部车,给叶浩打点进了武盟,还给女儿报了北大青鸟,今天更是要掏钱买房子。

一堆用钱的地方。

叶燕学费和杂费正指望着沈碧琴负担呢,结果沈碧琴却说手头没多少钱,只能给一万。

这怎能让人不气愤?

“你凭什么拿燕子的学费去给叶飞找工作?”

大伯勃然大怒,指着沈碧琴鼻子大骂:“燕子交不起学费被开除了,你负得起责任吗?”

“再苦不能苦教育,你连燕子的学费都挪用,你还有没有良心?”

“你这样做,对得起燕子,对得起我们,对得起失踪的叶无九吗?”

大伯很是生气:“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沈碧琴低着头:“大哥,你们委屈一下。”

大伯把桌子拍的砰砰作响:“我不管,燕子的学费,你们砸锅卖铁也必须凑齐。”

伯母也是哼了一声:“叶飞一个大学生,满大街都是工作,保安、服务员,随便找,要什么钱?”

叶燕没有出声,只是鄙夷看着沈碧琴和叶飞,似乎觉得她不厚道。

沈碧琴气得直哆嗦,这一家子还真是白眼狼,吸血鬼,本份和情份都分不清。

“妈,别动气——”叶飞见到母亲气得脸都白了,忙冲过去扶住她:“大伯,伯母,你们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“是我过分?

还是你妈过分。”

大伯板起脸训斥:“连燕子的学费都克扣,你们还有理了?”

“你知道你妈来这一出,让我们一家多么被动吗?”

“还有你,叶飞。”

“这么大人了,还有手有脚,自己找不到活吗?

要啃你妈的钱来找工作?”

“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,有本事自己搞定工作,哪怕当个保安也行,啃走你妹的学费算什么男人?”

“你爷爷和你爹可是说过,让你妈好好照顾我们的,现在是怎么照顾的?”

大伯把矛头对准了叶飞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:“只照顾你,不用照顾我们了?”

叶飞一刀致命:“爷爷还说过,遗产平分呢。”

“小兔崽子,狼子野心啊。”

大伯瞬间怒了:“你爹是捡来的,叶家养他已是天大恩情,还有脸惦记遗产,要不要脸?”

叶飞毫不客气反击:“合法所得,怎么不要脸?”

何况叶无九这些年赚的钱,一大半都贴补了大家庭,不然一家三口也不会这么穷了。

叶燕一脸鄙夷看着叶飞,觉得这个表哥实在废物,啃掉妹妹的学费还振振有词了。

“叶飞开玩笑的,哥,嫂子,你们不要在意……”沈碧琴站出来圆场:“好了,叶飞,自己人,别吵了,外人看着,太难看了。”

此刻,不少客人和销售小姐都探头探脑,似乎好奇这一家人在吵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