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全场死寂。

没有人说话,连呼吸都好像停止。

除了叶飞之外,无论是江世豪,还是宋红颜,或其余看客,全都如遭雷击,看着这无比震撼的一幕。

南宫雄几个公证人更是摘下眼镜,用力揉着双眼,他们觉得是自己眼花了。

疾电是什么人?

那可是连续六场胜利、废了豹子头、杀手榜排名四十八名的主,他的刀法可以秒少在场九成九的人。

可就是这样大杀四方的主,被一个无名小卒一招击败,他们怎能不感到震惊?

汪翘楚和旗袍女人他们也微微眯眼,似乎惊讶这一战有点悬念。

疾电更是呆滞,脑袋一片空白,他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!这不科学!只是再怎么不相信,疾电依然能感受到剑尖的杀意。

只要独孤殇往前一送,他就必死无疑。

“靠,偷袭啊,太无耻了。”

这时,无法接受疾电失败的香奈儿女孩,腾地站起来愤怒不已喊叫:“有本事重新来过,我就不信疾电砍不死你。”

“趁人不备偷袭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

她气势汹汹地挥舞拳头,恨不得亲自上场打死独孤殇。

自己偶像刀法无敌,怎能输给独孤殇这样的人?

江世豪趁机附和:“没错,主持人还没喊开始,你就出手,这是偷袭,不算,不算。”

一干同伴也跟着起哄:“重来,重来。”

黄震东嗤之以鼻:“他们在台上都呆了好几分钟,还聊了几句话,怎么算都跟偷袭扯不上。”

韩月也扯开嗓子:“就是,再说了,疾电那么牛,杀手榜前五十的人,谁能偷袭到他?”

双方针锋相对。

疾电没有开口说话,虽然这一局重来有点耻辱,可总比输掉对战损坏名声要好。

独孤殇没有半点波动,握剑的手稳如泰山。

对于他来说,谁的指令都没用,只有叶飞能掌控疾电生死。

公证团几个大佬皱起眉头,有点为难,理论上,主持人没说开始,确实可以不算这一局。

但实际上,谁都知道,疾电是真的输了,小命还捏在独孤殇手里,推翻重来,有点丢人现眼。

怎么宣告,都会有一方不服,一个不好,今晚一战就失去效力,双方又会开战。

这种局势,必须有一方作出退让。

“这一场确实无效。”

“我亲眼见证,疾电连战六场,气息不顺,他正在调息,中海剑手就出手了。”

“而且裁判还没宣告开始,疾电没有准备,所以刚才一局实打实的偷袭。”

没等公证团统一意见,南宫雄就拿起话筒喊道:“这一场重新对战,顺便给中海剑手一个警告。”

“再有偷袭行为,不仅失去参战资格,还会输掉这一场比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