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看到汪翘楚翻滚出十几米,元画和霍紫烟等人呆若木鸡。

弯弯脑海更是一片轰鸣,她一直崇拜的汪翘楚,会有今天这种狼狈。

这让她怎么接受这个现实?

“怎么会这样?

怎么会这样?”

卢弯弯都气哭了,她的认知不是这样的。

王子才是世界的主角,王位属于王子的,漂亮的女人属于王子的,最终的胜利也是属于王子的。

吊丝不配逆袭也不配翻身,只能永远仰望王子,摇尾乞怜才是结局。

可现在,叶飞翻身了,还把她的人生偶像打成狗,卢弯弯真的无法接受。

林七姨也是僵直了身子,印象中的窝囊叶飞,此刻像是大山一样压着她,让她难于喘息。

唯有唐琪琪扯着唐若雪喊叫好帅。

唐若雪目光如水,心底也是惊讶,叶飞真的今时不同往日了。

“好,好,叶飞,我记下了。”

汪翘楚被人搀扶着起来,没有再冲上去跟叶飞死磕,而是手指一点叶飞:“我汪翘楚发誓,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,我一定要让你家破人亡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狂笑起来,状如癫狂。

看到叶飞得理不饶人,赵夫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有些意外,但更多是欣赏。

意外是,换成其他人,肯定会接受汪翘楚道歉,然后借着恒殿权威息事宁人。

欣赏是,叶飞恩怨分明,还看得通透,这道歉不管接受不接受,汪翘楚都不会一笔勾销。

说不定转个身又捅刀子。

叶飞没有理会汪翘楚,只是把目光望向霍商隐。

“怎么?

你还想动我?”

霍商隐轻蔑一声:“赵夫人是你靠山,出乎我意外,但你想借着赵夫人吓唬我,不行。”

他承认恒殿很牛,他对赵先生也忌惮三分,可对狐假虎威的叶飞,霍商隐依然不给面子。

“一个快要死的人,我吓唬他干什么?”

叶飞望着霍商隐不置可否笑道:“今天好像是第十天了,脑溢血不远了,死亡也不远了。”

对于叶飞来说,这是实话,就算能给霍商隐几个耳光,他也不敢打了,万一当场脑溢血死了怎么办?

“脑溢血?

死亡?

你敢诅咒我?”

霍商隐厉喝一声:“叶飞,我三番四次请你,不过是想给自己加一道保险,你真以为非你不可?”

“中海的神医不是你一个,而且在我眼里,你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距离神医还远着呢。”

“我告诉你,布鲁克已经联系他师父了,他师父才是真正的神医,一针就能把病人肺脓肿治好。”

出于病人隐私考虑,布鲁克并没告知那病人就是杨宝国,所以霍商隐依然昂着头鄙视叶飞:“只要布鲁克找到他师父,我就是进入鬼门关,他也能拉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