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在黄天娇的引领之下,叶飞穿过五重院子,来到了后山风波亭。

亭子临崖建立,几乎半悬空,脚下是滔滔江水,风很大,水很急,给人天高云阔之感。

此刻,十几平方米的亭子中,坐着一个白净中年人,一如既往白衣黑帽,给人阴柔之感。

他坐在一张石凳上,面前摆着一架古筝。

凉亭两侧,还站着几个华衣男女,一个个毕恭毕敬,不是护卫就是亲信。

同时,叶飞发现,后园幽暗之处,有不少强者气息,显然有不少暗卫。

看到白净男子,黄天娇上前一步:“黄天娇见过会长。”

她尽力让自己语气平和,但声音还是不受控制颤抖,除了手里提着人头外,还有就是九千岁威压。

九千岁没有出声,只是伸出白净手指,轻轻一抚面前古筝。

“铮——”一记尖锐的弦音直入叶飞耳朵,九千岁整个人瞬间变得凌厉。

整个风波亭也仿佛因为他的筝音,一下充满了冰冷杀机,让黄天娇和几个亲信心神狠狠一颤。

“居日时,灼地燃,眩晕天地。”

断柴桥,燎火炊,叹息余孽。”

“不尽黄沙不尽头残兵败将无廖已。”

随着《十面埋伏》调子不断响起,气流不断涌入风波亭,让亭中空气都无形冷冽了两分。

九千岁白衣飘飘,长发不束而随风散舞,一张惨白的脸,在发丝飘浮间若隐若现。

而他的眼神,却如夜空的星辰,有着无尽的杀戮和冷漠。

“凄厉霜风入夜听,星光万点月飞空,琵琶急骤金戈曲,天籁又多鼙鼓声。”

“十面埋伏囚项羽,终蹶百战霸王兵,停舟不渡渔夫叹,生当人杰死为雄。”

九千岁的动作越来越快,越来越直刺心魂。

每一指,仿佛弹着的是天地呼吸的鼓点。

黄天娇几人脸色也越来越苍白,额头汗水越来越多,最后还止不住闭眼,样子说不出的难受。

叶飞也似乎身处血腥战场,同袍、爱人、战马全部死去,自己也到了穷途末路。

苟且偷生,还不如引刀一刎……叶飞脑海不断腾升念头,情绪不断被古筝左右,一股说不出的悲凉在心底弥漫。

绝不能投降,绝不能跪下!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!杀死自己,杀死自己,心中一个声音在呐喊。

“叮——”叶飞不受控制闪出鱼肠剑。

那份锋利,让他嗜血心魔更加炽热。

但剑身的冰凉,也让叶飞心神一震,渐渐沉迷的情绪,被猛然唤醒。

他蓦然感觉到了,自己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陷入了一种极度危险之中。

“叮——”“叮……叮叮……”也就在这时,九千岁的手指一变,指尖拨动更快,琴弦也凌厉跳跃。

金声、鼓声、剑弩声、呐喊声,人马辟易声,从指尖气势如虹的激射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