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这怎么可能?

薛如意和沈东星都难于置信,怎么都不相信叶飞是南陵会长。

毕竟叶飞可是打伤沈千山,落了南陵武盟面子的人,某种意义来说叶飞就是南陵武盟的敌人。

九千岁怎会让叶飞做南陵会长呢?

可是当薛如意把令牌拿到手时,她就知道这没有水分了。

“真是令牌,真是令牌。”

薛如意喃喃自语:“怎么会这样?

怎么会这样?”

沈东星原本质疑的神情,看到薛如意僵直样子,也清楚叶飞真是南陵会长了。

他感觉到可笑和荒唐,南陵武盟内部斗个你死我活,殊不知九千岁早钦定了会长。

小人物果然是炮灰或棋子下场。

接着,沈东星感觉自己从头到脚发凉,叶飞如果是南陵会长,他连最后一丝筹码都没有了。

真正的任人宰割。

“南陵武盟局势动荡,九千岁去中海找到我。”

叶飞语气平淡告知来龙去脉:“他要我收拾残局,弥补我废了沈千山的恩怨。”

“我答应他了,所以来南陵。”

“我原本意思,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,把南陵武盟杀上一半,日子就会清静。”

“可今晚遇见你,我觉得,让你这个大弟子出面更好,既能让我省点心,也能少死一点人。”

“还能让你重返巅峰。”

“可谓一举三得。”

“怎样?

薛如意,你现在是任意替我卖命,还是坚持你的固执?”

他目光平和看着薛如意,不催不急也不施压,但谁都知道,平静下面蕴含着一座火山。

“薛如意见过会长!”

薛如意突然长身而起,对着叶飞一拜而下:“从今之后,薛如意唯会长马首是瞻。”

她已经没得选择,不跟随叶飞,自己一辈子都是废人,而且南陵武盟会被叶飞杀得血流成河。

沈家更会不复存在。

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师父心血,薛如意都只能替叶飞卖命。

而且她内心还有一丝炽热,那就是想要看一看,叶飞未来究竟能站到什么高度。

“好,很好,从今之后,你就是我叶飞的人了。”

“只要你足够忠心,我就会让你跟黄天娇一样,成为武盟年轻一代最强的人。”

不需要太多激烈言语,也不需要拍胸膛表忠心,简单几句话,叶飞就能感受到薛如意的真心实意。

薛如意恭敬回道:“谢会长。”

“好了,不说废话,我先替你治疗吧。”

叶飞拍拍她肩膀:“未来几天,你要出很多力呢。”

随后,他就不再废话,找了一个房间给薛如意治疗。

沈东星定定看着两人背影,脸上毫不掩饰质疑,筋脉断了,怎么还可能修复?

只是一个小时后,沈东星震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