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在李家乱成一团时,叶飞正冲入朱氏山庄。

此刻,夕阳已经隐秘,天色昏暗,灯光亮起,却让黑夜更添萧瑟。

特别是晚风一吹,整个山庄隐隐有鬼哭神嚎态势。

“叶神医,快,快!”

叶飞一出现在大门口,朱静儿就狼狈不堪迎接出来,然后拉着叶飞直奔后园。

路上还不断见到护卫和保镖,拿着盾牌跟胶棍赶赴。

一个个神情凝重。

“叶神医,你走了之后,钟天师休息一番,就给干妈作法驱魔,还喂给她药丸。”

“结果作法到一半,干妈就苏醒了过来,正如你说的,印堂乌黑,七窍流血。”

“袁月蓉上去搀扶她,结果被她直接咬断两根手指,然后还把几个佣人手臂撕裂。”

“十几个保镖冲上去想要绑住她,但都被她东一拳西一脚打成重伤。”

“朱先生躲避不及,被朱夫人掐住脖子,差一点就要被她活活掐死,幸亏我及时丢出你的保命符。”

“保命符燃烧烫了干妈一下,让我有机会把朱先生救下来。”

“现在几十个保镖围住,但因为不能动刀动枪,所以只能用盾牌压制着,情况很不乐观。”

奔行途中,朱静儿把情况全部告诉叶飞。

叶飞追问一声:“钟天师呢?”

“他看到出事就马上跑开,说是要写几张符,不过朱先生没有让他离开,让他不惜代价解决问题。”

朱静儿简单解释一句:“他刚才写了几张符出来了,不过我还不知道情况……”叶飞轻轻点头,随后跟着朱静儿来到后院。

只见后园围着几十号人,人手一块盾牌、胶棍和电棍,还有人拿着绳索,一个个如临大敌盯着前方。

地上还倒着二十多人,不是手断就是脚折,好几个人耳朵也被撕裂。

哀嚎一片,满地鲜血,惨不忍睹。

朱长生正被七八扇盾牌护住,只是他依然高声吼着:“不要动枪,不要动刀。”

尽管损伤不少,朱长生还是不愿妻子受到伤害。

朱静儿忙喊出一声:“朱先生,叶神医来了……”“叶兄弟!”

朱长生闻言从盾牌走出来,脸上是愧疚和歉意: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错了,我有眼不识泰山。”

“还请叶兄弟大人大量,帮朱长生一把。”

此刻的他,早已后悔莫及,暗怪自己被猪油蒙了眼:“事后你要打要罚,朱长生绝无怨言。”

“啪啪——”他反手给了自己两巴掌,然后扑通一声跪下来:“请叶兄弟援手。”

现在的局面,朱长生真是心力交瘁,他不希望山庄血流成河,但也不想妻子被乱枪打死。

可不对妻子下狠手,又根本无法制止,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叶飞身上了。

“朱先生言重了。”

叶飞一把搀扶起朱长生:“如果我对你有怨言,我就不会过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