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叶飞心性淡然,李末末的轻视,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插曲,心里半点波澜都没有。

他回去吃完早餐,给钟天师检查一番后,就拿出手机跟薛如意她们联系。

今晚,他要一举结束南陵武盟四分五裂的局面。

昨天在酒吧没对王东山下手,叶飞就是不想让局势变得更加纷乱,让薛如意他们整合多费手脚。

毕竟狂熊等好几员大将昨晚都不在王东山身边,无法跟杀掉南宫傲和沈南方一样一网打尽。

所以王东山一死,他的死忠势必四处开花,自立门户,收拾起来会更费力气。

而今晚一战,王东山一脉都会齐聚,不管是臣服还是全歼,都会简单很多。

叶飞静心休养了一天,临近晚上八点时,他才在王东山的电话催促中,开车驶向南陵的和平拳场。

“呜——”一个小时后,叶飞出现在拳场外围。

拳场四周早已经警戒,双方各派的五十名人手,不仅把拳场仔细检查了三遍,还严格核对每人身份。

除了参与对战的武者以及执法队,所有人都不得携带武器进场,避免大规模流血事件发生。

穿过几道关卡后,叶飞沿着一条狭长通道,不紧不慢走了三分钟。

随后他就听见了隐隐约约的叫骂声,鼓掌声以及口哨声,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,听的人格外悚然。

血液更是不受控制地翻滚。

又走了一分钟,叶飞视野又出现一道钢化大门,门口站着八名执法队员,手里都拿着刀枪戒备。

“开门!”

执法队员扫了叶飞一眼后,审视了他的拳手身份后,就对视一眼放行了。

叶飞笑着迈入这最后一扇门。

眼睛顷刻有些刺痛。

因为外面的灯光昏黄,通道幽深,而迈入这扇门之后,却骤然进入了一个如同白昼巨大会场中。

里面完全就是一个小型的体育场,坐着五百多号男女,所有人尽皆情绪暴涨嗷嗷的喊叫着。

乱哄哄的声音吵闹的让耳膜都有些震颤。

而会场中央有一个巨大带磁性的擂台,擂台四周还粘着不少冷兵器,有刀、有剑、有斧头,有锯子。

“当当当——”此刻,擂台上正有两人对战,剑光闪烁,杀喊连连。

叶飞望过去,正见一个青衣男子跟独孤殇对战。

厮杀激烈,揪扯着不少人心,也吸引着众人目光。

比起薛如意他们的风轻云淡,王东山他们更多是紧张,显然被独孤殇肆虐了好几场。

无数女弟子望向独孤殇的目光,也充满着忌惮和炽热。

不过叶飞没有观看对战,现在的独孤殇,武盟年轻一代几乎没几个人能抗衡。

而且独孤殇现在是拿对方练手,不然青衣男子早输了。

他的目光落在前方贵宾区,右侧,是薛如意和黄三重一伙,左侧,是王东山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