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叶会长?”

“南陵武盟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叶会长了?”

“如不是会长,薛如意和独孤殇他们怎会这样恭敬?”

“这叶会长,莫非是跟沈会长之死有关的叶飞?”

“天啊,这究竟是怎样一出戏?”

看到叶飞高高在上站在擂台正中,薛如意他们毕恭毕敬问候,全场众人一个个大跌眼镜,难于置信。

只是众人再有质疑,此刻也只能压在肚子,得到薛如意他们的支持,哪怕是一条狗也能做会长了。

王诗媛依然呆若木鸡,目光死死看着擂台叶飞。

陈贝拉也僵直了身体,双腿微微发抖,想要说些什么,却怎么都说不出来。

赵坤同样一股子绝望,想到自己对叶飞的叫板,他就脸色苍白,站都要站不稳了。

几个女伴心中更是惊涛骇浪一样翻滚,手中指甲狠狠刺入掌心,她们却丝毫没有感觉到。

叶飞,叶会长……这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,怎么就牵扯到了一起?

一个是唐琪琪的男朋友,来自某个街道的赤脚医生,平平凡凡,唯一亮点就是有点身手。

一个是南陵一呼百应的人物,掌控近万子弟,千亿资产,比王东山还要高一截。

无论是赵坤还是王诗媛都感觉荒唐,可事实却是薛如意他们毕恭毕敬跪拜。

太不可思议了。

“你是叶飞?

你是杀害沈会长的叶飞?”

短暂震惊后,狂熊最先反应了过来,忍着疼痛喝出一声:“你这凶手有什么资格做会长?”

话音一落,陈贝拉她们身躯更是一震,小嘴溜圆,什么,前任武盟会长沈千山是叶飞杀的?

赵坤闻言更是扑通一声瘫痪在地。

王东山身边亲信也都喊叫起来:“杀人凶手,算哪门子会长?”

“我叫叶飞,没错,我就是很多人眼中,杀害沈千山的凶手叶飞。”

叶飞目光锐利扫视着王东山他们:“但我也是南陵武盟新一任的会长。”

“九千岁恼怒南陵武盟人人自私,一盘散沙,所以让我来南陵收拾残局。”

“我已经得到薛如意她们的支持,就剩下王会长这一脉武盟子弟。”

“我来南陵整合,只有八个字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”

“所以今晚的擂台结果,就等王会长一句话。”

叶飞落地有声:“服,还是不服?”

听到叶飞这一句,全场一片哗然,怎么都没想到,叶飞真是杀害沈千山的嫌疑人。

随后他们又都沉寂下来,叶飞看似温润儒雅,但字眼透射的杀气,却让他们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
接着,王诗媛他们还发现,两侧通道不知什么时候关闭了。

今晚一个搞不好,怕是要血流成河了。

听到叶飞的话,狂熊昂头怒吼:“薛如意,沈会长是你恩师,是你义父,而叶飞是杀害沈会长的嫌疑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