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为了保护病人隐私,叶凡还把病房几个监控打掉,然后才开始对病人针灸。

看到这一幕,郑盛妆怒不可斥,但有朱长生在场,她不敢发飙,只能等叶凡救治不了再问罪。

朱静儿一边让人抓药熬制,一边很是紧张盯着病房出入口。

寻思叶凡一定要把病人救回来。

毕竟这一次,事关朱长生的仕途前程。

一旦叶凡救治失败,郑盛妆就会把黑锅扣在朱长生头上,朱长生最好结果也会是用人失职。

比起众人的各怀心思,朱长生要安定不少,坐在长桌面前悠然喝着茶水。

偶尔,他才瞄几眼病房出入口。

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,郑盛妆走了十几个圈,最后按捺不住,派了一个亲信去门口探视。

亲信趁着朱长生不注意跑了过去,在病房门口扫视了几眼。

只见叶凡正对近百名患者进行针灸。

他速度极快,几大盒银针像是雨水一样倾泻,很快就在近百人身上扎了九针。

然后手指在上面不断转动,让病人身子渐渐颤抖起来。

没有多久,病人就一个个哇哇喷出黑血。

郑氏亲信忙跑了回去汇报:“郑署,那小子正给病人针灸,把病人全部弄得吐血,快不行的样子。”

“什么?

真用针灸解毒?

还弄得吐血快不行?”

听到这一句,郑盛妆一脸震惊,故作夸张喊叫起来:“这他妈那是医生啊,简直就是侩子手啊。”

“他以为是中世纪啊,随便放血就能解毒啊。”

“朱先生,你找的高人,要害死人了。”

“好端端的一百人,要被他全部害死了。”

她冲着朱长生喊了一句,随后穿上一次性防化服冲过去,踹开房门后还一把扭开大灯。

她恰好见到叶凡把银针从病人身上拔掉。

病人一个个惨叫起来,还七窍流血,好像被人捅了杀猪刀一样。

叶凡却神情自若,任由他们惨叫和吐血,好像叫的越大声,他就越兴奋。

他手法很快,转眼就把近百人身上银针拔掉,让失去知觉的人,一个个变得有痛觉起来。

只是吐出来的血,触目惊心,也让人感觉病人快不行了。

郑盛妆顿时大怒,气势汹汹的冲了过去:“混蛋,让你救人,你却害人,我要把你抓起来。”

她一脚向叶凡踹过去。

“不准动叶凡。”

见到郑盛妆二话不说就踹来一脚,朱静儿抬脚轻轻一压,一顶,直接把郑盛妆碰撞回去。

“朱静儿,你脑子进水吗?

你护着他?”

郑盛妆愤怒不已:“你没看到他在害人?”

“来人,快把他抓起来!”

她让手下抓人。

“住手!”

就在几个制服男子要抓叶凡时,朱长生也走了进来喝道:“郑盛妆,你是不是当我死人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