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见到了华清风,李大勇一家都是懵懵懂懂的,怎么都没有想到,叶凡真的认识华清风。

要知道,他们预约了十几次都被拒绝,而叶凡却是华清风亲自派人来请。

甚至,华清风还真的设宴招待叶凡。

柳月玲说了一路不可能。

叶凡把李大勇一家来意告知华清风,华清风也没有什么扭捏,更没有追问叶凡为何不给李大勇治病。

他大笑几声后就痛快给李大勇诊治。

针灸一番,李大勇头疼很快缓解大半,华清风又给他开了一个药方,让李大勇可以慢慢固本培元。

看完病后,李大勇一家本来要离去,华清风也邀请他们一起吃饭,那份坚持和亲切,让李大勇他们很是恍惚。

他们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。

吃完饭后,李大勇偷偷去买单,接着就带妻女离开,他比柳月玲识趣,知道华清风跟叶凡有事情要说。

虽然李大勇不知道叶凡何时认识华清风还这样交好,但知道一家子夹在里面不合适。

“叶老弟,这是清风堂的合同!”

李大勇一家离去后,华清风轻轻挥手,米秘书马上把一份合同摆了上来。

华清风手指一点:“老夫虽然不算高尚,但也是一诺千金,老宋治病一事,我小瞧你了,我认输。”

“这是咱们当时的赌注,龙都清风堂,还请叶老弟收下。”

他很是痛快把合同推到叶凡面前。

“华老,万万不可。”

叶凡连忙摆手拒绝:“宋老半小时丧命,不过是我跟他设下的局,跟你医术没半点关系,你的《三才通幽》也很有效。”

“按道理来说,应该是我输了才对,毕竟你第九针虽然有瑕疵,但并不会让宋老丧命。”

当时只是为了演戏逼真,所以叶凡才答应华清风的对赌,如今事情解决,他怎可能收下人家医馆。

“我当然知道是你们设的局,但第九针确实是我自己揣摩的,也是错误的。”

华清风感慨一声:“它不会让老宋一命呜呼,只是因为老宋早有准备,身体也没病,换成其他人,我那一针下去,病人真可能没命。”

“我这几天做过几次临床施针,第九针的危险是存在的,还不小呢。”

华清风对叶凡很是欣赏:“所以你一眼看出我针法缺失,不仅说明你医术比我高明十倍,也说明那一场对赌我真输了。”

“在场近百人眼里心里,也都认定我输给了你。”

“这赌注,你理当收下,不然大家会说我言而无信的。”

“而且比起一间医馆,我的声名更重要,所以叶老弟不收下,反倒是对我一记重击啊。”

“叶老弟,给点面子,收下它吧。”

“不然以后我都不敢见你,一见你就想起对赌一事,想起赌注一事,会成为我心中刺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