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叶凡没有把宫本但马守的话放心上。

无论什么人威胁都没有用,凌千水必须死,否则哪天身边人会被她咬死。

杀完凌千水后,叶凡就让江横渡处理手尾,自己一个人回飞龙别墅静养。

坐在飞龙别墅后院,隔着湖泊眺望天鹅别墅,叶凡心里多少惆怅。

“这是我熬的草药,对枪伤很有好处的。”

在叶凡发呆的时候,扎着马尾辫穿着牛仔裤的苏惜儿,把一碗热乎乎中药捧在叶凡面前。

叶凡揉揉脑袋开口:“不喝,我没事。”

苏惜儿没有离开,依然捧着瓷碗,很是固执。

叶凡轻敲她脑袋一下:“我能自己治疗,不用喝药,再说了,这药又热又苦,难喝死了。”

“一点都不烫,我端来的时候试过了。”

苏惜儿抿着嘴唇回了一句,接着又摊开左手掌心,一颗大白兔奶糖入目。

“喝完药,再吃颗糖,就不苦了。”

她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叶凡:“快,趁温度刚刚好,快把它喝了。”

叶凡双手一摊:“我能不能不喝啊?”

苏惜儿眨着眼睛:“今天就喝一碗好不好?”

叶凡知道苏惜儿的固执,只能无奈摇摇头,随后端过碗咕噜噜喝起来。

苏惜儿没有说话,只是一脸温柔看着叶凡,微微上挑的眼角宛如桃花,黑白分明的瞳孔里只倒影着叶凡的样子。

很快,叶凡就把药喝完了,然后把瓷碗丢在桌上:“喝完了。”

“嗯——”苏惜儿回过神来,笑容恬淡,低着头,慢慢剥开糖纸,然后把大白兔奶糖捏起来,小心翼翼放在叶凡嘴边。

叶凡看着女人宠溺的样子出声:“你还真把我当小孩子啊?”

言语虽然抗拒,嘴巴却吃下奶糖,让苏惜儿的笑容格外甜美。

“虽然你性子很执拗,但不得不说,你将来一定是贤妻良母。”

叶凡给予一个肯定:“也不知道谁有福气娶你……”苏惜儿嘟囔一句:“我才不要嫁人呢。”

“别动,就这个样子,我给你拍个照片。”

叶凡拿起苏惜儿的手机,调整角度给她拍了几张照片。

苏惜儿虽然有点娇羞,但没有阻止叶凡,呆呆让叶凡拍摄自己。

“不错,看着呆萌呆萌的。”

叶凡一边调笑着苏惜儿,一边翻看着手机照片,突然,他目光微微停了一下,落在一张上午拍摄的照片。

这是苏惜儿随手拍的照片,照片上是一个阳台,他一眼就认出是天鹅别墅。

阳台上,一个中年男子正紧紧抱着柳月玲。

柳月玲脸上没有什么伤心,相反笑容娇美,前所未有的小女人样子。

而中年男子不是李大勇岳父,叶凡对他完全陌生。

李大勇昨晚才送去殡仪馆,尸骨都还没有下葬,柳月玲就跟其他男人纠缠在一起,叶凡眼神多了一分凌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