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从西湖一品居出来后,叶凡就遵循叶无九的要求,去公募找到李大勇的牌位。

柳月玲不仅是早早烧了李大勇,还是草草送他最后一程。

墓地偏僻,石碑粗糙,覆盖骨灰的泥土也参差不齐,李大勇的大字还手滑刻成了太字。

唯一比较扎眼的几束花,也是凌乱摊放在石碑前面。

这份随意和不在乎,让叶无九他们看着就痛心,更让叶凡对柳月玲充满怒意。

叶凡和父母亲自修整了墓地一番,然后又买来白酒和鲜花拜祭李大勇。

几个小时折腾下来,李大勇墓地变了样子,只是叶凡他们心里都知道,家属不上心,这里迟早会荒废的。

叶无九想要说些什么,却最终一声轻叹转身。

叶凡带着父母从墓地出来已是中午十二点,三人就近找了一个小饭馆吃饭。

刚吃没多久,叶凡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叶凡接听片刻,接着继续吃饭,然后把父母送回飞龙别墅。

没有多久,黄三重带着十几个人出现,手里还提着四五个男女。

其中一个,正是昨天在玉器行出现的中年妇女。

五个人都鼻青脸肿,神情惶恐,显然吃了不小的亏。

看到叶凡,中年妇人眼神掠过一抹惊慌。

“凡哥,接到你的指令,我就派人盯着这个女人,对了,她叫孙凤娇。”

黄三重一脚把孙凤娇踹倒在脚下:“她这二十几个小时,先后三次出现玉器行,购买了三次玉观音,还接连三次被人碰碎。”

“价格也是按照发票从五万到五十万不等。”

“她身边这几个人,都是干类似活的人,买玉器,被碰碎,求索偿。”

“受害人全都做了赔偿。”

他嘿嘿一笑:“正如你所猜测,专业的碰瓷啊。”

叶凡没有半点意外,随后望向了孙凤娇:“龙凤玉器行跟你们也是一伙的?”

孙凤娇没有直接回应,只是捂着脑袋闷哼:“小伙子,你绑架我们是犯法的……”“啪——”黄三重没有半句废话,直接一巴掌打过去:“少废话,说。”

孙凤娇惨叫一声,牙齿都跌飞了几颗,想要挣扎却被一脚踩住。

“我是斯文人,不喜欢杀人放火,但我这些兄弟脾气不太好,他们动起手脚没轻没重。”

叶凡俯身看着孙凤娇:“你们不老实一点,万一他们送你们回去,不小心掉入江里,那就不好了。”

昨天玉观音被碰碎一事,虽然三十万是柳月玲掏的钱,但父亲还是闷闷不乐,一直坚持自己没有碰掉背包。

叶凡清楚,这件事如果不搞清楚,父亲只怕心里会纠结不已,说不好会犯心病。

黄三重附和一句:“掉江里太便宜他们了,直接拖去喂鳄鱼更好,尸骨无存。”

感受到叶凡冰冷的杀意,孙凤娇打了一个冷颤,随后颤抖着嘴角喊道:“我说,我说……”“我们都是洪大祥豢养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