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宫本死了。

宫本眼睛都几乎要瞪裂了,填满了震惊、悲愤、不甘。

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会死在梧桐山,更没有想到,他会死在叶凡的手上。

陆卿代表武协站出来警告,让宫本以为叶凡不敢造次,谁知叶凡依然不管不顾杀了他。

“阳国有大敌人了……”宫本的眼睛残存最后一抹光芒,似乎是在质问命运的不公,更含蕴着深深的悲愤和担忧。

随后,他脑袋一歪,死在了陆卿的高跟鞋旁边。

全场一片死寂。

宫本……死了……宫本败了!宫本死了!这位称尊阳国三十年,鼎鼎有名的十大剑圣之一,就这样被叶凡一脚踩断喉骨丢掉了性命。

山本次郎他们全都无比悲哀,无比冲击,好像精神支撑被人阉割了一样。

他们的目光,汇聚到叶凡身上,眼中,似有大日落下,一轮更明亮的骄阳冉冉升起。

在场的宫本子弟,如丧考妣。

陆卿和慕容三千也呆愣原地,怎么都没想到叶凡被警告后,还敢对宫本但马守下死手。

谁给叶凡的胆子啊。

角落中的宫素琴也目瞪口呆,久久无法反应过来。

“杀了叶凡为宫本先生报仇!”

在陆卿被叶凡气的直跺脚时,千叶结衣悲愤吼叫一声:“杀了他!杀了他!”

宫本子弟呼啦一声包围上去,剑光霍霍,杀气凌厉,想要跟叶凡死磕。

“当——”叶凡一闪鱼肠剑,杀意凌厉:“愿赌不服输,想死是不是?”

剑光一闪,直接斩落一名靠前的敌人。

接着反手一剑,刺翻背后袭击的宫本子弟。

没有停歇,右脚又是连连踢出,两把武士刀破空射出,直接洞穿两名敌人。

也就一眨眼的工夫,四名阳国武士染血惨死。

其余敌人本能后退,很是悲愤,很是敌意,却不敢轻举妄动。

见到四名阳国武士倒地,陆卿反应了过来,气急败坏娇喝:“叶凡,你还敢杀人?”

“你一错再错,非要一条道走到黑吗?”

她很是生气:“还不束手就擒?”

慕容三千煽风点火喊道:“叶凡,你这是不把陆小姐和武协放在眼里啊。”

“知道武协是什么吗?”

“它是专门联系俗世武盟和隐世山门的组织,代表着神州武道的意志和权威。”

“你这样不给陆小姐和武协面子,还把事情搞得一发不可收拾,严重伤害了双方和平共处的感情。”

他刺激着叶凡神经:“你将会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
“今天公平一战,谁都主宰不了我的命运。”

叶凡扫视围着自己的宫本子弟:“宫本技不如人,你们就不要再丢他面子了。”

“叶凡,你去死!”

“啊——”千叶结衣看到同伴不敢上前,只剩下一只手的她尖叫一声,抓起一把武士刀冲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