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梧桐山一战悄悄落幕,山上流了不少血,埋了不少人,但在外界却没掀起什么浪花。

比起宫本下战书时的四方哗然,决战之后的平静超出常人想象。

好像叶凡和宫本就没出手过。

两天之后,南陵大江上面,三层的游艇顶层,九千岁席地而坐,白衣飘飘,手抚古琴。

“江山笑,烟雨遥,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……”他神情从容,手指轻柔,却奏出一曲激情澎湃的《沧海一声笑》。

曲子不仅让江横渡他们热血沸腾,也让应邀前来的叶凡微微惊讶。

九千岁不仅身手了得,音乐造诣也是大师级别。

一曲终罢,九千岁双手从古琴离开,随后笑着望向了叶凡:“梧桐山一战结束,你却没有扬名立万,知不知道为什么?”

说话之间,他拿过了茶壶和茶叶,不紧不慢冲泡起来。

叶凡笑着走了过去:“不知道,不,应该说不在意。”

“第一,宫本死了,这是阳国耻辱。”

九千岁手法纯熟烫着茶杯:“一个成名几十年的地境高手被你杀了,传出去会让整个阳国武道蒙羞。”

“所以整个阳国不惜代价捂下此事,对外宣称决战前夕,宫本但马守突然走火入魔意外身亡。”

“第二,我踢走了陆卿,但不代表软骨头的人没有,出于双方情感考虑,武协全力封杀此战。”

“陆卿对你怨恨至极,也不希望你一战成名。”

“这个女人虽然可恶,但不得不承认,她这个交际花手段不错,通过一个明星出轨转移众人注意力。”

“第三,也是最重要原因,我不想你出这个风头。”

他望着叶凡轻笑一声:“知道我这用意是什么吗?”

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”

叶凡抬起头回道:“我这么年轻,这一战,我享受多少风光,就会有多少凶险。”

“没错!”

九千岁赞许点点头:“你这个年纪晋入地境,不敢说后无来者,但绝对是前无古人。”

“此战一旦传播出去,不仅阳国会有无数人不惜代价刺杀你,就是其余国度武道只怕也想要你死。”

“一个二十多岁就成为地境高手的天骄,将来就很有可能成为天境高手。”

“天境这种妖孽,他们是不会随便允许出现的,每一次都会不惜代价联手打压。”

“而你现在根基未稳,修行未深,容不得太多闪失。”

“所以这份风光先压一压,等你地境身手稳固了,再慢慢崭露头角不迟。”

“你也不用担心山本他们报复,刚刚死了宫本但马守,他们暂时没胆子来神州一闹。”

“最重要的一点,我已经定下六个月后的挑战,这足够他们手忙脚乱半年了。”

“十大天骄都是未来接班人,全都跟国宝一样,夭折一个就会动荡不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