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从餐厅出来后,唐若雪就把叶凡送回白云居洗澡。

叶凡痛痛快快洗了一个澡,还给唐若雪切一个哈密瓜,随后打电话给沈碧琴他们。

结果他们吃完午饭又去游玩了,估计要晚上才回家,叶凡也就没有搭理。

期间,唐若雪的电话又响了三次,全是欢姐打过来的。

她像是追魂鬼一样叮嘱唐若雪记得赴宴,还要她凡事要忍着一点。

韩孝忠脾气不好,千万不要跟他对着干。

唐若雪轻描淡写应允着,转头又跟叶凡闲聊起来。

“这个欢姐还真有意思!”

叶凡看着唐若雪笑道:“对你的事情这么上心,只是态度有点高高在上了。”

“她是天城的交际花,没什么实业公司,但人脉广泛。”

唐若雪告诉叶凡:“平时就靠和事佬赚点钱,我这门生意能让她赚几十万,她当然卖力了。”

“不过我跟她也不是很熟悉,她是高静给我介绍的。”

“听说年纪四十多了,但常年整容,始终保持三十岁风韵。”

“除了家人,其他熟人都快忘记她真正面貌了。”

“我让她牵线,让我跟韩孝忠谈一谈。”

“她以为我是要妥协,求韩孝忠放过大姐和姐夫,所以架子摆得大一点。”

“她没什么好挖的,倒是韩孝忠不简单。”

唐若雪一边在屋子转悠,一边把收集到消息告诉叶凡:“韩孝忠虽然只挂海港集团的副总名头,但他实际上就是海港集团负责人。”

“因为他跟雷千绝是生死兄弟,曾经还救过雷千绝的命,所以雷千绝对他无比信任。”

“海港集团刚刚成立,雷千绝就让他全权负责了。”

“这可是天城最大的运输港啊,一年出入量超过一千万标箱的地方。”

“可见雷千绝对他的信任。”

她显然对韩孝忠做足了功课:“不过韩孝忠却有点阿斗,除了喜欢结党营私之外,还非常贪财好色。”

“雷千绝对他这么好这么信任,他也不忘记每年从公司捞钱,还时不时潜规则女员工。”

她补充一句:“他手下有一个秘书团,十几人,全是他的姘头和相好,还都是轻熟少妇。”

“不少秘书的丈夫都闹过,还有人拉横幅一撕到底,但都被他无情打压了。”

“有一次韩孝忠还玷污了一个来天城旅游的女人,受害者丈夫也算有权有势,不惜代价要弄倒韩孝忠。”

“韩孝忠也受过几次惊吓,但最后还是被雷千绝摆平。”

她冷冷戏谑:“这也助长了韩孝忠气焰,觉得天底下没有他欺负不了的女人,摆不平的事情。”

叶凡眼睛微微眯起:“这家伙还真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“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唐若雪又走过来掐了叶凡一把,接着话锋一转:“本来姐夫那几百万对韩孝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对接的人也只是他一个手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