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“滚蛋!”

唐若雪一把打掉欢姐的手指,随后上前一步望向韩孝忠:“你就是韩孝忠?”

看到唐若雪气势汹汹的态势,全场止不住一愣,不知道这美女什么意思?

欢姐也是一怔。

唐若雪不是过来哀求韩孝忠高抬贵手吗?

怎么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。

他们实在想不通唐若雪有什么资格敢对韩孝忠这样耀武扬威?

几个保镖冷笑着抱着手没有阻拦,想要看看两人能玩出什么花样。

韩孝忠微微皱眉没有回答,还把双腿当当撂在茶几上。

他庞大身躯靠住沙发上,端起威士忌喝入两口,傲慢而狂妄。

他已经臆想着唐若雪下场,今晚一定要七进七出,好好肆虐唐若雪一番。

对他咋咋呼呼,跟找死有什么区别?

“韩孝忠,你耳朵聋了?”

看到全场安静,叶凡也望向了韩孝忠:“还是要做缩头乌龟?”

“妈的!”

没有等韩孝忠发话斥责什么,一名平头青年就从后面站出来。

他手指一点唐若雪狐假虎威厉喝:“韩总让你一个人来,谁让你带一个人男人来的?”

他气势汹汹:“是不是撞你姐撞的还不够?

信不信把你也撞残废了?”

几个同伴闻言狞笑起来,显然都知道唐风花被撞一事。

叶凡扫视他们一眼笑道:“看来,真是韩孝忠你找人撞韩剑锋了。”

“没规没矩没家教的东西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

平头青年恶狠狠看着叶凡:“谁给你胆子直呼韩老板的大名,你是不是活腻了?”

“来人,把他打断双手丢出去!”

在欢姐等宾客幸灾乐祸的目光中,三名体形庞大的保镖卷起袖子向叶凡靠近。

平头青年还捞起一根棒球棍。

几名娇艳女人依偎在自家男人怀里,对唐若雪掠过一抹讥嘲,找个不中用的男人不如不找。

唐若雪声音一冷:“韩孝忠,做事不要太过分。”

“唐小姐,我以为你今晚是带着诚意来的,没想到你却是来捣乱。”

韩孝忠目光邪恶扫视着唐若雪的身子:“这让我很不高兴。”

“不过看你这么有味道的份上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!”

“今晚陪陪我,我不为难你朋友。”

“你姐和你姐夫,我也可以放过。”

“不然我保证他们离不开天城。”

他晃悠悠喷出一口酒气,还手指一点叶凡笑道:“而这小子,下场更惨,轻则断手断脚,重则被我沉入江底。”

“不要质疑我的话,不然你一定会后悔。”

韩孝忠玩味看着叶凡,好像看一个死人一样。

没等唐若雪说话,叶凡就冷笑一声:“想要断我手脚,你也要有本事取啊。”

有本事来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