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极医仙》

十五分钟后,叶凡和沈宝东他们出现在沈家议事厅。

如非沈碧琴一直拉着叶凡,叶凡早就把沈宝东再揍一顿。

饶是如此,叶凡心里也下定决心让他们付出代价。

沈家议事厅很大,五百多平方米,正中间有一张太师椅,两侧也有红木椅子,背后挂着一些名贵字画。

叶凡他们刚刚站在中间,后面走廊就传来了脚步声,接着,五六个男女簇拥着一个白发老婆婆出现。

老婆婆身材瘦小,背有点驼,手里拄着一根拐杖,形象弱小,但眼睛却相当锐利。

叶凡被她瞄上一眼,好像针刺过来一眼,一看就是非常难于相处的人。

毫无疑问,这就是沈家太姥姥了。

接着,又有几十名家族子侄跑过来看热闹,门口、窗户,大厅都探着脑袋。

全都目光嫌弃看着沈碧琴和叶凡,一个个都认定他们是小偷。

几个女人更是撇撇嘴,觉得叶凡这种土包子,果然上不得台面,沈家决不允许这种人回归,免得玷污她们洋气。

“太姥姥。”

沈碧琴、沈宝东、张秀雪以及几个家族元老齐齐上前问候。

太姥姥没有理会,只是径直走到太师椅坐下,然后端起一杯茶水喝着。

“沈家向来和谐为主,今天却打得不可开交让人看了笑话。”

良久,太姥姥咳嗽一声:“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待。”

“太姥姥,事情是这样的。”

“三十年店庆快到了,同时也是你九十大寿,宝东就寻思抛弃恩怨,一家团圆,让沈碧琴也来天城。”

张秀雪不等叶凡他们开口,上前一步粉饰着自己:“我们好吃好喝待他们,还过户了一套让他们落脚……”接着,她把事情简述了一遍,还指出当众从白云居搜出凉茶秘方。

“宝东一时气恼,就让我们给沈碧琴一点教训,免得贼性不改,害人害己害沈家。”

“结果她儿子叶凡仗着自己几分蛮力,就把我们全都打了一顿,王老和孙老也被打了……”两个家族元老也点点头作证,指着叶凡告状说他打人。

沈碧琴闻言上前几步解释:“太姥姥,事情不是这样的……”“混账东西!”

太姥姥拿着拐杖直接抡了沈碧琴一下:“这么多年,一点记性都没有。”

“偷了一次,又偷第二次。”

“自己畜牲,教出的儿子也畜牲。”

沈碧琴吃痛惨叫一声,差一点就摔倒了。

叶凡上前一把扶住,还抓住太姥姥拐杖喝道:“太姥姥,你怎么可以只听一面之词?”

“我确实打了沈宝东他们,可我动手,是因为他们打我妈,还要剪断她的手指。”

“我不过是正当反击。”

叶凡一把丢开她的拐杖:“你要主持公道,可以,但我希望你一碗水端平。”